孙锡良:谁为《毛泽东思想概论》制定规范?

孙锡良 2020-10-19 浏览:

谁为《毛泽东思想概论》制定规范?

孙锡良

  【作者按:《毛泽东思想概论》这门课的全称是《毛泽东思想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本文强调的是毛泽东思想,所以用了简称。】


孙锡良:谁为《毛泽东思想概论》制定规范?

谁为《毛泽东思想概论》制定规范?

  近五年来,高校思政课有了非常大的改变,课堂规范性比以前好很多。

  近三年来,高校非思政课的课堂思政也有一些新变化,形式改革也较多。

  从政策层面看,从上到下都制定了严格的思政规矩;从教师层面看,每所学校也都制定了相应的课程规范;从教材层面看,统一性也非常高。

  但是,形式上的严格未必能保证事实上的严格,纸面上的规定未必能规范口头上的表述,学生接受到的课堂知识可能与教材内容相差万里。社科类课程,不用讲解,课本也能看懂,老师可以按“自己的理解”填充课堂。填什么?怎么填?取决于各位老师的偏好,不取决于教材,更不取决于学校的规定。

  在得知某高校思政课教师的课堂随意性以后,我又问了几位从事思政课教学的朋友,有本地的,也有北京的,与之前得到的信息基本吻合。我曾经打了两次电话给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收效甚微。讲授《毛泽东思想概论》,不少教师存在按主观认知取代教材内容的问题,总结起来,主要有以下几个共同点:

  其一,在讲“毛泽东思想是集体智慧结晶”的时候,只强调集体结晶,不强调毛泽东个人的思想,说毛泽东思是马克思主义的延伸,是毛泽东战友思想的综合,九成是他人的,一成是毛泽东的,讲新民主主义时期的成就,也是主讲其他领导人,少讲毛泽东,讲秋收起义,也不忘虚化一下毛泽东的领导作用。部分教师把《毛泽东思想概论》讲成了《集体思想概论》。

  其二,在讲“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内容时,重点强调毛泽东时代的“穷”,不列举毛泽东时代的成就,更不分析毛泽东时代相对贫困的原因,不对比新旧社会的整体性转变,不赞美新中国成立后各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有意无意地误导学生是毛泽东导致了新中国初期的穷,刻意用“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来否定毛泽东时代的制度不是社会主义制度。《毛概论》被讲成了《毛穷论》。

  其三,在讲“毛泽东的晚年错误”时,重点强调毛泽东的个人之错,把晚年之错,引伸到他的一生之错,个别老师喜欢把其他人的所有人生曲折之责都推到毛泽东身上。思想是集体的,责任是个人的,放大错误,缩小功劳。《毛概论》被讲成了《毛错论》。

  其四,在讲“毛泽东与邓小平”的关系时,更多地强调邓小平的起落归责于毛泽东,而不讲邓小平在党内的领导威望源于毛泽东的支持,只强调两位领导人的分歧,不强调两位领导人的合作和继承关系,把对两位领导人的个人理解引导到两个时代的完全对立上面来,既割裂了新中国,也割裂了人民信仰。《毛概论》被讲成了《毛邓矛盾论》。

  其五,在讲“毛泽东一生的著作成就和政治军事成就”时,个别老师喜欢讲“网传密档和海外秘档”,毛泽东的著作不是毛泽东写的,毛泽东的决策不是毛泽东做的,毛泽东因为好战才打朝鲜战争,毛泽东因为好战才跟苏联闹翻,等等。《毛概论》被讲成了《非毛论》。

  当然,实际课堂中反映出来的问题远不止以上五点,我只是做个典型性总结。

  因为有纪律约束,个别老师已经不敢太放肆,不敢公开地、恶毒地攻击毛主席。但是,他们特别地“聪明”,不让我骂,我就不骂,但我可以借别人之口传骂;不让我批,我就不批,但我可以借历史决定来批;不让我虚化,我可以不虚化,但我可以借公知出版物和海外出版物虚化;不让我否定,我就不否定,但我可以借后期的享乐主义来否定前期的清苦。

  《毛泽东思想概论》课到底要不要开设?若必须开设,我建议有关方面早日做出课堂规范,不能任由老师信口开河,若由老师随意解读毛泽东思想,那还不如不开这门课。

  我自己非常认真地看了教育部推荐的《毛泽东思想概论》教材,可能部分高校的版本有差异,但基本脉络应该是一致的。我感觉,这本教材整体上编得不错,虽然部分章节对毛泽东的核心思想未做特殊突出,但全书体系基本可以浓缩毛泽东思想的精华部分,因为课时有限,不可能编成大而全。

  有了教材作基础,如何让思政课教师讲好这门课呢?

  除了严格的政治要求和课堂纪律要求之外,还应当有教学环节和教学内容的原则要求,不提倡照本宣科,并不意味着可以信马由缰。

  我个人建议,对《毛泽东思想概论》课课堂应做好以下几个规范:

  第一,有关毛泽东思想体系的形成,应该忠于历史,坚持“史有出处”,历史上写着是个人的就是个人的,不能硬性解读成集体智慧,如果把所有的党内、军内和行政决策全看成是集体产物,那毛泽东思想就成了空架子。照这个思路,其它所有的理论和思想都不成立。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1
1
0
8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