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接受《南方周未》采访 :军队要像军队的样子

罗援 2017-08-06 浏览:

罗援接受《南方周未》采访 :军队要像军队的样子

 

罗援接受《南方周未》采访 :军队要像军队的样子

  “我常常在思考着这么三个问题:第一,如果军队不反腐,会是什么样?第二,如果军队不改革,会是什么样?第三,如果军队不以战斗力为标准,会是什么样?首先要问,这支军队是不是每个人都心无旁骛在想打仗? 第二,想打仗的人,会不会打仗?特别是现代化战争?第三,会打仗的人,敢不敢打仗?”罗援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如是问。

  2017年,中国军队变革如暴风骤雨。

  从2015年军委扩权、四总部分拆、组建陆军管理机构、废军区设战区,到2017年扩编海军、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这场建国以来中国军队最大的一次变革,意义不亚于“1980年代初地方从计划经济迈向市场经济的改变”。

  变与不变间,人民军队政治工作的基因图谱又是如何传承?

  “新古田会议是在重拾军魂、回归传统,红色元素是人民军队抹杀不了的胎记。会议对困扰军队的“非毛化”、“非红化”、“非党化”、“非战化”和“非政治化”五种思潮起到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作用。”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罗援少将说。

  福建古田,是人民军队的重生之地。1929年的那个冬天,华尔街股市刚崩盘,美国人不知道等着他们的是资本主义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大洋彼岸,各路军阀图谋逐鹿中原,中国人不知道谁是赢家。视野之外,一群平均不到30岁的中国共产党人在闽西小山村召开会议,少有人能预见到,这支队伍的未来,会激荡着中国与世界。

  “这就是一个冲锋号啊,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提出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原则,从这儿开启了我军的政治工作,在开展阶级斗争、民族解放斗争的同时,也开始纠正自身存在的小农意识和旧军人的陈陋习俗。”罗援说。

  “历史,经过时间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2014年10月30日到11月2日,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古田召开。这个由习近平提议召开的会议,筹备了一年多时间。

  2013年5月,当选国家主席、国家军委主席两个月的习近平,在视察成都军区时,明确提出到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

  2013年6月,总政治部组成文件起草组,先后到全军100多个旅团以上单位调研,召开58个座谈会,当面听取200多名军以上领导干部意见,查找梳理出19个方面168个问题。

  上一次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还是在1999年。

  “2014年春节后,中央军委办公厅秘书局派人来古田镇考察。有限的接待条件,让负责人颇为为难。回京后,他跟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汇报,一个小镇怎么能够开这种国家级会议呢?许其亮把他训了一顿,‘习主席交待的,没条件也要开,哪怕是所有与会人员都住野战帐篷,也要开’。”负责配合军方组织会议的福建龙岩宣传部副部长尤建源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中央军委委员只留一个在京值班,其他全来了;原四总部、各大单位军政主官和军级政委一个不漏;与会人员中总共有307个将军,现役的34个上将来了31个。还有公安部领导参加。”

  习近平在古田会议会址参观时,就红四军军史等,向随行的中央军委委员连提十几个问,要求现场回答。习近平表示,“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很多将领的衣服都被冷汗打湿了。习主席准备了四十几页的讲稿,本来计划是要讲两个半小时,结果脱稿讲了四个半小时。

  1929年,人民军队走到了一个历史的十字路口。“红旗还能打多久”的悲观情绪,军内对党的领导的争议,内部种种旧军队的积习,让这支军队的前途危若累卵。

  与会的谭震林回忆说,“现在说到井冈山,首先想到的就是朱、毛胜利会师,其实,朱、毛会师后形成一体化的红军力量,那是古田会议以后的事。这以前,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部队在管理和作风上差别明显。因此,最初的争论和斗争是难以避免的”。

  在中央苏区(闽西)历史博物馆,南方周末记者看到红军第一套统一的军装,红色领章上缝着黑边。邓泽村馆长介绍道,黑边是为纪念列宁忌辰而留的。那是1929年3月,红四军打下长汀后,用筹集的5万大洋赶制了4000套军装。此前,红军战士穿什么的都有,农民的短衫、铁匠的坎肩、地主的马褂、书生的长袍,甚至敌人的军装。

  比服装更混乱的是思想。军内的思想混乱让毛泽东倍受排挤,落选前委书记,这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自下而上的落选。他因此离开一手创立的红四军达5个月,甚至动过到苏联学习的想法。所幸,陈毅报经中央军委负责人周恩来请回毛泽东,毛重新确立在军中的领导地位,才有了古田会议的成功。

查看全文
罗援
罗援
少将,军事专家
6
0
0
2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