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赵皓阳 2021-01-06 浏览:

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赵皓阳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新年第一天,《云南信息报》发表了云南省咖啡协会的长篇文章质问阿里巴巴:云南生产的咖啡质量到底存在什么问题?阿里巴巴有什么资格联合雀巢要求云南改变咖啡生产标准?

  这篇文章的信息量很大,我总结出三个重点:第一,不知道是雀巢拉上了阿里巴巴,还是阿里巴巴拉上了雀巢,但是从云南省咖啡行业协会的回函来看,把火力集中对准了阿里巴巴: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第二,云南想发展自主咖啡品牌,遭到了来自阿里巴巴的阻力,于是咖啡协会内涵:是你阿里的意思还是背后其他跨国公司的意思(没错,雀巢说的就是你):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第三,很惨烈的事实:受国外咖啡企业收购云南咖啡定价影响,云南咖啡贱卖了30年!每吨咖啡豆相比国际同等产品,至少每吨减少收入3000元人民币左右,云南咖农30多年来至少累计损失了上百亿元的人民币,这是不争的事实。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阿里巴巴真是好公司啊!又一次提供材料教育了人民。这一次的材料不是福报,不是垄断,而是熟悉又陌生的两个字——买办。人家云南咖啡协会质问的很有道理:你阿里巴巴又不是咖啡企业,为啥要当雀巢的排头兵、马前卒呢?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下面这段理论知识我讲过很多遍了,但是因为非常重要,还有很多新读者没有看过,所以我不厌其烦地再讲一遍。这是当代伟大的马克思主义学者沃勒斯坦的理论,当今世界分为四个阶级:

  第一阶级就是美国,英国、瑞士一半在第一阶级,一半在第二阶级。第一阶级统治者金融业,美元是全球通用货币,美联储一印钞,全世界通货膨胀,坐享其成割韭菜。同时他们也是意识形态与文化输出的高地,为什么文化产业是英国的支柱产业?因为英语的地位在全世界无可比拟。美元、英语这就是第一阶级最耀眼的标志。

  第二阶级以日德法等国为代表,负责高端技术制造业和奢侈品产业,通过高新技术企业、专利壁垒和剪刀差价剥削全世界,也算是国际局势中的“上等人”。

  第三阶级就是中国,东亚半工业化地区,以及近年来的东南亚和非洲部分地区。从事中低端奴工工作——就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的生产,算是世界贸易产业链的最底层。

  第四阶级的亚非拉落后地区。他们连世界贸易的产业链都难以进入,是标准的“化外之地”,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原材料产地、发达国家垃圾出口地、生物化学试验场和人体器官提供方。不只是经济如此,政治、文化同样会有这样的高低之分,全世界就是一个庞大的金字塔,特权永远只属于塔尖的那一小撮人。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国际贸易中的剪刀差价就是发达国家“剥削”发展中国家最重要的手段。简单说来就是抬高制成品价格,压低原材料、半成品价格,一个国际大品牌在中国的生产,下游加工产业只能获取利益的极少部分,仅仅负责品牌维护和设计的“贴牌费”占据了绝对多数,这是与马克思主义价值规律相悖的。发达国家能够获利因为贸易规则是他们制定的,定价权是他们一口说了算的。还记得我们政治课本上的漫画么?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对于我国来说,长期在国际贸易中处于第三阶级的状态——即作为发达世界的血汗工厂。在八十年代,我国融入了世界贸易体系,对我国来说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就是能够让我国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中国人民吃苦耐劳,无论是血汗工厂还是996,只要能给自己、给家庭一个更好的未来,都心甘情愿为之拼搏,这也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人工成本的比较优势,推动了本国经济发展。

  坏处是中国人民的血汗成果,绝大多数被跨国资本和买办集团攫取了。西方凭借先发优势和剪刀差,站在了国际贸易体系中的金字塔顶端,凭借品牌、专利、设计、知识产权,赚走了一件商品绝大多数利润,留给中国劳动者和本地企业家的,仅仅是一盘大餐中剩下的油花。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就拿雀巢咖啡来举例子,雀巢在全世界基本垄断了速溶咖啡市场,大量优质的咖啡原产地,都被雀巢掌控,在生产端压低种植农民的成本,在消费端通过品牌溢价获取暴利,这就是大品牌经典的“一鱼两吃”。类似的新闻随便一搜就很多,2011年《经济参考报》发表报道《雀巢利用垄断地位克扣奶农》,引用如下 :

  城市是黑龙江省养牛第一大市,多年来,这个市每日所产的1200吨鲜奶被世界知名企业瑞士雀巢集团旗下的乳业企业———黑龙江双城雀巢公司所垄断。万龙乡奋斗村奶农赵永武告诉记者,雀巢公司克扣奶农,多年来从未间断过。平均一桶奶扣1公斤,有时候送一次奶要被扣3公斤,两次奶扣6公斤。该村的奶农被扣急了,就不给雀巢公司交奶。

  奶农反映,雀巢公司不仅在秤上做手脚,计数器也“暗藏猫腻”。奶农交的奶上过秤后,把自己的交奶卡在POSS机上刷一下,交奶斤数就会刷到卡里。记者发现,刷到奶农卡里的数字,并不是奶秤显示屏上的数目,小数点后面的一位数被“处理”了。收奶员告诉记者,POSS机由雀巢公司设定。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双城市奶农还反映,雀巢公司还将“以质论价”变成克扣奶农的手段。黑龙江省明文规定,鲜奶达到国家标准,就该按政府指导价付钱,但雀巢公司却把鲜奶分四个等级收。比如三季度雀巢对外称奶价是每公斤2.97元,其实奶农交的一等奶才能达到这个价格。如果是四等奶,连2.7元都达不到,而且出现四等奶的奶农,要承受一个月的低奶价。对于奶农反映的问题,双城市畜牧局副局长霍志宏承认,确实收到了对雀巢公司的投诉,一是细菌含量问题,二是奶量多少问题。他说,2002年,政府对奶农反映强烈的有克扣问题和不透明问题的奶站进行了整顿,一个奶站站长被判刑,几个被撤了职。

  双城市奶农反映,在2010年黑龙江省实施鲜奶收购政府指导价之前,雀巢公司给奶农的收购价是最低的,有时才1.6元一公斤。政府还阻止奶农把奶卖给外地企业,并曾由公安、畜牧等多部门组成工作组四处拦截。双城市畜牧局介绍,双城市在2002年前后曾跟雀巢公司签有协议,不准双城市再建其他乳品企业,双城市的鲜奶原则上必须交给雀巢。

  这个例子足够生动形象,不需要我再过多解释了。可以想象,云南咖啡产业经历了雀巢公司怎样的刁难,也可以理解云南省咖啡协会的一腔怨气了。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今年国庆档上映的电影《一点就到家》就是以云南省咖啡业为主题的,虽然整部片子充斥着对中国农村、农民的固化印象与偏见,是一部小布尔乔亚癔想的“创业神剧”,但是有一段很不错——也是讽刺雀巢的(电影里这个公司名字叫星雀),生动形象地展示了国际资本对于本地咖农的刁难: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星雀公司要求主角团队种植公司提供的咖啡种子,按照公司标准种植流程来,其实就是通过砸钱(收购)打压本土品牌,不允许中国出现可能威胁到跨国资本垄断地位的新兴力量,让黄种人继续做白皮的低端奴工。

  电影里直接就讲了这个故事,这也是国际贸易中一个经典的故事:雀巢公司垄断了埃塞俄比亚最好的咖啡豆瑰夏,帮助雀巢一步步成为国际咖啡巨头,而埃塞尔比亚的咖啡产地,还像一百年前一样贫穷。你说公平,抑或不公平?主要看你的屁股坐在哪里了,是坐在跨国垄断资本那里,还是与勤劳贫苦的本地人产生共情。

  原材料&加工,YES;自主品牌,NO。我们盎撒人(和盎撒人的走狗)真是太厉害辣!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这些都是有完整的理论支持的,著名左翼思想家大卫·哈维在其著作《新自由主义简史》中就梳理了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成功的逻辑:为什么里根政府撒切尔政府有底气搞新自由主义,有底气卖光国企、削弱实体经济、大搞货币与金融?因为八十年代中国对外开放了,融进了世界经济体系,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劳动力,让西方国际资本有了产业转移的巨大战略空间,从剥削本国人变成了剥削中国人,大大缓和了国内的经济压力与阶级矛盾。

  大卫·哈维说得很明白:中国成为了资本主义的大恩人——这句话哈维说得时候是满怀悲愤与怜悯之心的,但是被国内媒体一翻译变成了中国的骄傲,实在是南辕北辙。当时美苏对抗进入了最后关头,苏联难受,美国也难受——西方发达国家经历了从六十年代开始长达十多年的经济“滞涨”时期,真要到最后拼家底,还不一定谁能耗过谁呢。然而就在这个当口,中国这一块肥美的劳动力蛋糕开放了,一下让美国和西方世界大回血,让他们有能力有资本去搞新自由主义经济那一套——去实体化,玩金融,印钞票,高端吸血。美国一回血,最后撑不住的就是苏联了。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我们当年不光提供了那么多廉价劳动力,我们还用宝贵的外汇进口了那么多高级小轿车呢,怎么看我们都是西方世界的大恩人,然而这群白皮从来不知道感恩,认为他们现在高高在上的吸血生活是理所应当的,中国想要发展独立的技术与产业还要打压我们,这就是赤裸裸的不要脸了。

  这一点是公认的:无论是每个中国人民还是整个中华民族,都不甘心于成为发达国家的血汗工厂,我们也要搞自主研发,我们也要产业升级,我们现在就出在世界体系第三阶级向第二阶级进阶的途径,我们想造世界固有体系的反,我们想革既得利益集团的命,自然也会招致巨大的反扑。

  这话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再强调一遍:我们实现经济升级的最大阻碍在哪里?不是外部,而恰恰是我们内部。国内的买办阶级、自由派专家学者和部分官僚组成了复杂的利益集团,他们是我国从第三阶级进阶到第二阶级的最大阻碍。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什么是买办?我用《让子弹飞》的情节解释过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在电影《让子弹飞》三大影帝飙戏的高潮段落“鸿门宴”中,黄四郎要“三七开”,张麻子要“五五开”,就是代表着我们现在想“站着,把钱挣了”,不再甘心于作为血汗工厂,“三成还得看人的脸色”。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但是师爷就更厉害了,直接向黄老爷献媚——“两成就够了”。我们就把黄四郎想象成美国。师爷“二八开”的观点代表的就是买办阶层,以及我们领导干部中的妥协派;而张麻子平等独立、共享收益的立场,不仅仅是一些老革命所坚持的,更是全国人民的共同诉求。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对于买办阶层来说,帝国主义能赏给他们“两成”,他们就山呼万岁谢主隆恩了;对于少数革命立场不坚定的干部来说,美国人那么强大、那么先进、那么发达,跟我们做生意,多挣一点钱也是合情合理的。但是,新时代中国人民的诉求不一样了:我们跟美国人的地位就是平起平坐的,要么五五开互惠互利;要么你们别把我们当成廉价劳动力和任人宰割的韭菜。

  师爷说:“不能拼命啊,拼命怎么挣钱啊?”所以说这是一个屁股问题而不是脑子问题——师爷的屁股可高高挂在树上呢。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谁能想到,阿里巴巴这次竟然扮演了雀巢帮凶的角色,自觉地把屁股坐在了买办的位置上。

  前两年美国打压我们的时候,有一种声音叫“中美夫妻论”,依然对美国统治阶级抱有不切实际的幻象。其实我这两篇文章的分析大家可以看到了:我们非但不是美国的老婆,还是他工人爷爷!辛勤劳动的中国人民,让西方世界能够铺张浪费玩得起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像极了自己省吃俭用,供自己孙子胡吃海喝的老祖父。

  我们工人爷爷不但供养了美国,还供养了一小撮国内的买办阶级,这是最危险的阶级敌人。他们跟美国做生意只想二八开——因为两成都是他们自己吃下了,他们不想让全体人民与美国分享五五开的收益,他们把小六子的死当成了捞钱的资本——小六子是谁?抗美援朝烈士。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任何民族资产阶级都具有这种双面性。在毛选开篇《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毛泽东主席指出:“民族资产阶级对于中国革命具有矛盾的态度——他们在受外资打击、军阀压迫感觉痛苦时,需要革命,赞成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革命运动;但是当着革命在国内有本国无产阶级的勇猛参加,在国外有国际无产阶级的积极援助,对于其欲达到大资产阶级地位的阶级的发展感觉到威胁时,他们又怀疑革命。”毛主席为民族资产阶级的未来下了一个“预言”,这个“预言”成为了他们至今都无法摆脱的命运符咒:民族资产阶级必定很快地分化,或者向左跑入革命派,或者向右跑入反革命派,没有他们“独立”的余地,以其本阶级为主体的“独立”革命思想,仅仅是一个幻想。

  历史上民族资产阶级的“分化”,或倒向无产阶级和先锋队,参加新民主主义革命;或倒向帝国主义,出卖自己的灵魂和屁股,成为买办走狗。这两种道路就是民族资产阶级身上命中注定的未来。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毛主席的经典论断: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性、妥协性。毛主席诙谐的把这两个特点称之为民族资产阶级“从娘肚子里带出来的老毛病”。我们历史课本中这样讲:民族资产阶级生长于发展中国家,希望改变为适合经济发展的社会。但自身资金少、规模小、技术力量薄弱,既不敢也无力推动社会变革。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软弱性、妥协性的根源在于其先天不足,即便在当今社会这一特征也适用:我们的产业主要是人力资源推动的加工产业,技术、知识产权、商标、流水线等都掌握在国际跨国资本手中。曾经“造不如买,买不如租”是从国家到企业的指导思想,说当今民族资产阶级先天不足也是有理论依据的。

  在抗日时期,我们也一直受到统一战线内投降派的困扰。怎么办?毛主席说过:“斗争是团结的手段,团结是斗争的目的。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如果没有斗争,进步势力就会被顽固势力消灭,统一战线就不能存在,顽固派对敌投降就会没有阻力,内战也就会发生了。所以,同顽固派斗争,是团结一切抗日力量、争取时局好转、避免大规模内战的不可缺少的手段,这一真理,已被一切经验证明了。”(《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

  说到底就是斗争。民族资产阶级就好比大明湖上的蛤蟆,一戳一蹦跶,你不戳它就不蹦。一不留神它就跪了下去,当了买办,跟黄老爷二八分成。所以无论国家还是我们普通民众,都要对有投降主义倾向的民族资产阶级提高警惕。国家的层面就不操心了,至少我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谁要投降当买办,我就把他骂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消费者,想跟大企业喊句话:你们这些托拉斯垄断巨头,别总想着内卷,别总想着薅国内消费者、劳动者的羊毛,有点理想有点远见,漂洋过海、翻山入关,也从帝国主义那搞点肉来。这几年来,我过批评百度的人血馒头、阿里巴巴的钉钉、阅文集团的霸王合同、腾讯/爱奇艺的VVIP事件、滴滴的安全问题、美团饿了么压榨外卖小哥、华为“四大名著”251等等等等,这一切的出发点只有一个——别把你们的獠牙对准我们老百姓。你要是真有本事,从国外刁几块肉回来,你自己吃的饱饱的,我们老百姓也沾点油花,你看我们夸不夸你?华为之所以能在普通民众里有稍微好那么一点的口碑,还不是因为它真去外面叼肉了,大家看在眼里。

  话糙理不糙,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是老百姓。我也认识很多大公司的PR、公关,他们总是抱怨无论做什么事都无法赢得群众的满意,群众就是不明事理的“刁民”。就比如我写文章批评钉钉、批评马云,阿里巴巴举报投诉过我好几次,但是他们不会承认——因为承认这一点等于承认他们公关工作毫无价值白领工资——大公司的口碑归根结底取决于你们自己做了什么。

  总而言之:谁阻碍中国的产业升级,谁还想让中国人民给发达国家白打工,谁就是民族的罪人。民族资产阶级跪下去了,就成为了买办,这是我们必须要警惕的。

赵皓阳:阿里巴巴插手云南咖啡生产:垄断电商还不够,要做买办了?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0
0
0
1
4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