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皓阳:新童话——被蛋壳公寓赶出家门的打工人

赵皓阳 2020-11-26 浏览:

新童话——被蛋壳公寓赶出家门的打工人

赵皓阳

  天冷极了,下着雪,又快黑了。这是11月的第四个周三——感恩节前夜。在这又冷又黑的晚上,一个疲惫的打工人——我们就叫他“小工”——拖着行李在街上走着。

  小工今天本来与几个朋友相约庆祝感恩节,但是被老板强行留下来加班了。下班时已经十一点了,再赶去朋友的party已经来不及了,小工满心懊悔,错过了一年一度庆祝白皮屠杀印第安人的节日,就会让自己的小布尔乔亚成色减了几分,只好盗朋友的图晒一晒火鸡的照片了,至少让自己在朋友圈里过得像个人样。

  打工人回到家中已经十一点半了,他没有想到有人竟然在家门口等自己——天呐,这么晚了,这就是感恩节的惊喜吗?站在门口的是一位中年人,开门见山自我介绍:“我是你的房东,蛋壳公寓已经拖欠我几个月的房租了,我现在要收回房子,请你今晚就搬走。”

  打工人显得不知所措,他费力向房东解释,自己已经给蛋壳预付了半年的房租、并且每个月还要还房租的借贷。但是房东态度坚决,表示已经向派出所备案,门锁也已经换了,东西都已经打包好放在门口,就是要求他在12点之前拿着行李赶紧滚。

  可怜的打工人,拖着行李走在寒冷的冬夜,雪花打在他少得可怜的头发上,那头发少得每一根都有自己的名字。小工只穿着一只棉鞋,另一只应该是房东打包弄丢了,他又冷又饿,哆哆嗦嗦地向前走,街上飘着一股火鸡的香味,因为这是感恩节——他可忘不了这个。

  忽然,小工听见手机在响,一看有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来自老板,他夺命连环call的PTSD又犯了。小工用颤抖的双手费力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老板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猝死了吗!钉钉消息超过十五分钟未读了!甲方都找到我这里了!你还想不想干啊不想就滚啊!”

  小工赶紧打开钉钉,发现甲方要紧急修改一个方案,现在就要。他在天桥下的背风处坐下,蜷着腿缩成一团。他觉得更冷了,但他不敢不回甲方消息,因为会丢掉工作。天很冷,手机电量掉得很快,他从行李中翻出了充电宝。但是因为被房东仓促赶走,充电宝里的电也不多。

  打工人的一双小手几乎冻僵了,但他又必须连夜赶出方案来。哪怕是充电宝和手机的一点温度,都让他感到一丝温暖。他把小手拢在手机上,多么温暖多么明亮的屏幕啊,简直像黑夜中的一个灯塔。今晚住哪里已经来不及想,先把甲方的方案赶出来……

  渐渐地,打工人觉得自己的眼花了,可能是太困了,也可能是太累了。他发现手机不受自己控制了,兀自地闪着些图像。他揉揉眼睛,仔细看手机,这是电影吗?好像从没有看过。里面是一片繁荣和谐的景象,到处莺歌燕舞,更有红男绿女,人人自由发展,产品按需分配。他忽然醒悟了:这是美好的未来社会。

  这样的未来社会令打工人着迷,他所接触到的所有文艺作品对未来的设想,无一不是“赛博朋克”式的——低生活的、阴暗压抑的、蝇营狗苟的,这样明媚蓬勃的未来他是第一次见到。正当小工看得入迷,忽然手机屏幕黑了,原来是充电宝也没电了。

  他很着急,赶紧又拿出一个充电宝,手机的屏幕又亮了起来。但是刚才的影像全部没有了,屏幕中是他熟悉的世界:拥挤的格子间、繁忙的早晚高峰、狭窄的合租公寓……忽然一个尖嘴猴腮的人冲到屏幕中央,对他高声讲到:996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福报;又忽然一个浓眉大眼的人对他说:我们都是兄弟,我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又忽然一个HR出来了:你想要离职赔偿金的行为涉嫌敲诈,我们已经报案了,你等着坐牢吧。接着各种杂音从手机中冒了出来“没有公司你什么都不是”“你穷就是因为你懒”“狼性精神”“过劳死”……

  打工人吓坏了,身子往后缩了一缩,这时手机又黑屏了,在寒冬中充电宝也撑不了多久。他赶紧又翻出来一块新的充电宝,手机又重新亮了起来:屏幕上的景象是炮火连天、弹痕遍地的大地,他明白了之前是未来和现在,那么这一次应该是过去。

  他看到了,西里西亚纺织工人在织布时立下的誓言:德意志,我们在织你的裹尸布!我们织,我们织!他看到了,拉雪兹神甫公墓前寡不敌众的战士们依然在寸土必争,他们高呼“公社万岁”,一个个英勇就义。他看到了,芝加哥市民中心广场上,工人们面对重重包围的军警,依然高举着“八小时工作制”的标语寸步不让。他看到了,黄浦江岸一群文弱的书生面对荷枪实弹的行刑队,高唱着“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歌声盖过了子弹的呼啸。

查看全文
0
0
0
2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