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老字号的不是毛主席!狗不理们经历了什么?

秦 明 2020-09-20 浏览:

毁掉老字号的不是毛主席!狗不理们经历了什么?

 

  前两天,狗不理王府井店因顾客差评就威胁报警的事件上了热搜,狗不理集团“断臂求生”,发布了解除与狗不理王府井店加盟方的合作声明。

毁掉老字号的不是毛主席!狗不理们经历了什么?

  事实上,今年5月,狗不理因为经营不善从新三板退市。在2017-2019年3年里,狗不理的利润率逐年下滑,狗不理的主要收入来源也从门店餐饮转向了速冻包子。

  “十几元的包子卖到上百元”,这是狗不理门店普遍存在的问题,资本肆无忌惮地消费“老字号”的口碑,收割民众“智商税”的玩法,在经济泡沫兴起的前面十余年还能玩得转,民众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甘愿被收割,随着近几年经济下行、“消费降级”,“智商税”越来越不好收了,资本推动下快速扩张的狗不理的萧条几乎是必然的。

  不仅仅是狗不理,这几年,全聚德、同仁堂……很多这样的所谓的“百年老字号”,普遍受到了质次价高的舆论谴责,都遭遇到口碑骤降、业绩下滑的局面。百年老字号们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狗不理究竟经历过什么?

  从“靓女先嫁”的改制时代开始,主流舆论就将百年老字号的“困境”归咎于这些老字号曾经的身份——“国营企业”,更进一步地,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将老字号今天的衰亡归咎于1956年的公私合营。

  在百度词条“狗不理包子铺”,赫然写着“公私合营,收归国营以后,一度质量低落,最近发还私营,包子又很受欢迎了。”

毁掉老字号的不是毛主席!狗不理们经历了什么?

  稍微了解一点“狗不理包子”历史的人,都知道这种说法是多么的荒诞、无耻。

  长期以来,主流一个流行的说法就是,毛泽东时代、特别是后来的批孔,毁掉了中国民族几千年的传统,才导致80年代的道德沦丧。了解历史的人这样说是无良,不了解历史的人也跟着这样说则是无脑了。

  早在公私合营开始的时候,毛主席就曾指示过:“王麻子、东来顺、全聚德要永远保存下去”。在社会主义三大改造进行过程中,抢救老字号是那时共产党人的一项重要任务。后来的事实证明,社会主义改造非但没有毁掉老字号,反而将很多传统老字号发扬光大,从地方特色闻名全国、走向世界。

  而狗不理包子更加特别,它不是“公私合营”收归国有的,而彻底是被新中国救活的!

  狗不理包子铺开于1858年,在天津民间闻名已有百年。关于袁世凯送狗不理包子给慈禧的说法,多有编造戏说的成分,无法考证;但至少狗不理包子在旧社会就已经受到天津民间的欢迎,成为一大地方特产,位列“天津三绝”之首。鼎盛时期的狗不理包子铺也就是在天津北大关、南市、天祥后门等地开了几家分店。

  然而,狗不理包子铺传承到第三代时,因为经营不善,到1947年,几家分店陆续倒闭。俗话说“富不过三代”,无论是封建王朝,还是私营企业,这种子承父业的家族传承就没有不最终败亡的。

  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根据毛主席的指示精神,天津市政府决定恢复本地风味小吃时,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狗不理包子。1956年1月18日,位于天津辽宁路原宋竹梅饭庄旧址的狗不理包子铺开业了不过此时名为“国营天津包子铺”;两个月后,总店迁至山东路原“丰泽园饭庄”旧址,狗不理的牌匾重新挂了起来,营业至今。

  也就是说,旧社会那个“狗不理”造就倒闭快10年了,是新中国重新救活了这个老字号。经过毛泽东时代20多年的积累,到1980年代,狗不理的分店已经开到了北京。

  90年代末,国有资本性质的天津狗不理包子饮食集团公司成立;2005年,那正是个国企大面积改制、“靓女先嫁”的时代,狗不理的国有产权及其对子公司所持有的股权作价1.06亿,卖给了早三年“股份制”改造的“天津同仁堂”。

  被私有化之前,国企狗不理的业绩谈不上很出色,但也并不差,光物业就有不少。包括山东路的总店的房产和2.5亩土地、和平餐厅、大沽路的二分店3层楼、成都道的一个技校、劝业场400多平米的柜台、辽宁路的几个门面、杨福荫路的和平区食品公司保健站1000多平米的房子等。

  当时的狗不理负债也仅仅500万,被私有化的前一年,2004的营收就高达7500万。当时流行的是MBO(管理层收购),天津和平区让狗不理的管理层仅仅出资2000万就能完成收购。遇到这样“天大的便宜”,狗不理的管理层却还想压价。和平区一气之下就把狗不理挂牌对外出售,最终被混合所有制性质的天津同仁堂以1个亿拿走,但也是捡了很大的“便宜”。

查看全文
12
0
0
1
3
2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