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哈雷交警”的背后

孙锡良 2020-09-19 浏览:

“哈雷交警”的背后

孙锡良

孙锡良:“哈雷交警”的背后

  1,长春市交警部门以36万元每台的价格定了十台哈雷摩托车,官方回应合乎规则。

  评:档次不可谓不高,排场不可谓不大。

  是啊!合乎规则,本就可以买的,只是你们少见多怪!

  是啊!合乎规则,还可以买更好的,只是未必你们能想到!

  是啊!合乎规则,早已经买了更贵的,只是你们没机会见着!

  这件事,很多人往腐败上面想,说是可能有回扣。

  照我看,恐怕未必,这种事很公开,直接腐败估计不会,顶多也就是照顾照顾老关系,况且总数不算大,贪这点回扣,太不合算。

  这件事的背后,我们真正要看到的是什么?

  第一点钱多了。帐上没钱,你敢花吗?你能花吗?当然不能。大手大脚,那是因为钱太多。大家都以为现在很困难,机关应该更困难。不一定,它们不敢乱发钱,并不表明不敢乱花钱。不知道大家经常听到这句话没有:不是没钱,是不能发钱,上面管得太紧了。

  钱躺在那里,发又发不得,怎么办?花呗!

  这一次,长春交警有点发酒疯,没控制好手法,如果买二十台十五万左右的摩托,动静就不会这么大了,买一百台估计也没有声响。

  第二点:要会花钱。机关的钱,学校的钱,事业单位的钱,大部分甚至全部都来源于财政,这些钱一旦到了某个帐户,你就得想办法花掉,花不掉的部分就会被收回去。

  那怎么办?有需要花的地方,使劲地花。

  硬是找不到地方可花怎么办?乱花也得花出去,谁花不出去谁挨批评。领导会告诉你:你连钱都不会花,你还有什么出息?

  第三点:预算要改革了。这个事,点点即可,不能往深处探究,预算不严谨,使用科学性就低,十台“哈雷”不过是不科学的一个微尘。预算不合理的结果是:富的富死,穷的穷死,乱的乱死,骂的骂死。

  第四点:官员一支笔。某些官员,不腐败,不一定不摆官威,事业单位的官,威风都很大,公权部门可想而知。我们这个社会,官员崇拜不但没有减弱,而且还在增加,“一人得道,鸡狗升天”仍在加固。花钱的权,代表着很多东西,那支笔就代表着“官威”。

  借这个事再延展一下“花钱”的事,政府出钱免费培训工人技能好不好?当然好,善事啊!大家知道每年花了多少千亿吗?

  这些钱是怎么花的?不细讲,说点见闻就行了。职业培训机构,某某局给了你指标权限,钱就到手了,只要你能忽悠到人,只要是个人,再说一次,只要是个人,报了名之后,学不学东西不重要,重要的工作是“整材料”,当然也得请个“讲师爷”按时讲那么一下,两个方面的材料一凑笼,交上去,按人头下拨的经费就到位了。

  城市社区,有钱吗?经济稍微好一点的地区,可有钱了,你以为清华的博后去当个社区主任是去学雷锋的吗?

  当然还有很多很有钱的地方,说到底都是纳税人的钱,公仆不再是“官”,钱才可能用得更好。

  2,日本新首相第一次提中国,这样表态背后的三点信号!

  评:这篇文章的作者叫“牛弹琴”,大家应该很熟悉,专门写很牛的曲子,让牛听。

  你还有点底线不?日首相有关国际关系的表态,重心明明在“为了捍卫国家利益,推进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上面,后面那句话不过是服务于重心罢了,而你却把日本政客的“好意”落脚你自己在身上,要不要自尊?你为何只分析出三点信号,为什么不整个十点信号出来?

  3,米国副国务卿克拉奇将率团访台。

  评:来吧!来吧!来吧!看看是不是暴风雨?

  士兵去,议员去,部长去,副国去,军舰去,飞机去。

  正国是否在路上?你们想干嘛?

  只剩下一根线——米线。

  4,司马南和赵士林展开了论战。

  评:毫无疑问,在这件事上,我绝对支持司马南先生,他是正义的,他维护毛主席是诚心诚意的,他指出赵士林的卑鄙之处都是可信的,并且也是我当年都看到了的。在我有新浪微博的时候,也狠批过赵,后来没机会了。

  不过,对这件事的结果,我个人是悲观的,这不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是很重大很重大的事,是国家层面的事,互斗的形势比料想的更让人伤感。

  5,50万亿被窃取,兰德公司揭露美国1%富豪暴掠社会财富

  评:美国风投专家尼克·汉诺尔发推表示,美国1%的最富有者每年都从90%的底层大众处剥夺2.5万亿美元的财富。

  多吗?好像挺多似的。不过,我更想看到的是美国那99%的人如何发声。

  这些年,我也看到了很熟悉的现象。一个安绑,十年内空手套白狼,把自己的资产整到了接近两万亿,现在虽换了马甲,但财富的流动方向并没有变。一只蚂蚁,不到十年时间,把自己又整到15000亿的水准,至少要诞生1000个亿万富翁。资本市场还充满着无数个“这系,那系”,富人的口袋里装了多少钱,你我知道吗?掏空了多少人啊!6亿人月均1000元已经不容易了。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6
0
0
0
1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