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从“中美经济脱钩”到“国内大循环”

贾根良 2020-08-06 浏览:

“中美经济脱钩”到“国内大循环”

贾根良

贾根良:从“中美经济脱钩”到“国内大循环”

摘要:笔者在十年前提出“中美经济脱钩”的概念,并详细论证了中国实施“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的总体构想和政策建议。为了配合“国内大循环”战略而实施“国内国际双循环”,笔者在2011年提出“以中国为龙头,团结广大的第三世界国家,建立一种与美元体系相平行的国际经济新秩序”的战略构想,并在2014年2月撰写了《“农村包围城市”与中国不对称全球化战略》作为“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的内在构成要素。这里刊出的论文是笔者在2010年春天提出“中美经济脱钩”和“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时的原始论文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与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笔者在这种宏大战略基础之上撰写了许多论文,部分精选的论文已经收录到《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新战略与政策选择》一书中,几天后将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但该书没有收录这篇原始论文。

笔者按:早在2008年下半年,笔者就开始从世界经济史的历史经验和对“国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进行批判入手,对“中美经济脱钩”的可能性和“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的构想展开研究。2009年,笔者撰文指出,“国内经济大循环战略是……破解美元霸权和应对外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危机的根本性措施”(见贾根良:《化危为机:中国外向型经济需作战略转型》,《广东商学院学报》2009年第5期。)

中美经济战爆发后,美国经济战略家提出“中美经济脱钩”概念并对中国强行推行这一战略。但实际上,“中美经济脱钩”这一概念是笔者在2010年作为一种战略主张最早提出的。笔者写到,“19世纪的美国学派认为,只有当美国经济与英国以及其它发达的工业国隔离开来,美国才能相对于英国和其它欧洲国家保持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由于国内需求的增长可以为其经济扩张提供融资,因此美国不需要依赖外部市场,这种理论指导了美国在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崛起为世界工农业强国的经济政策制定。……中国要摆脱美元霸权的支配地位并贯彻独立自主的发展方针,应该考虑中美经济‘脱钩’的可能性和途径。”(这段话是笔者代迈克尔•赫德森教授为其《美国学派的技术乐观主义与帝国的悲观主义》一文撰写的中文摘要中提出的,迈克尔•赫德森著:《保护主义:美国经济崛起的秘诀(1815-1914)》,贾根良等译校,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5月版,第312-313页。

2009年11月,笔者在广州财经大学、华南农业大学、天津商业大学和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第17次会议上做了《国内经济大循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和破解美元霸权的战略抉择》的学术报告。为了为2010年6月15日上午在清华大学召开的“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智库第3届高层论坛”准备论文,笔者整理了这个学术报告的第一部分和第三部分,撰写了《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与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提交给会议。

在这篇会议论文中,笔者对我国如何实现从国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向国内大循环经济发展战略的战略大转型提出了如下建议:通过把注意力转向内部改善”, 在国内大循环经济的内部环境上下功夫经过若干年调整和准备对外抛弃出口导向型经济使用美元储备回购外资企业保护民族产业和国内市场,重新实施贸易保护模式和进口替代严禁包括稀土等在内的资源或原材料出口,大力支持我国高质量和高附加值产品出口的发展;对内则以工人和农民的收入增长开发中西部和振兴高质量生产活动为三大引擎通过让民族高质量生产活动和农村市场与原先用于出口的廉价工业制成品相互提供市场实现国民经济的平衡发展通过各产业民族企业的高质量生产活动的迂回生产重工业(特别是资本货物工业军工)的迂回生产和中西部城市化创造比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导向战略更多的就业机会,抓住在未来二三十年内将要爆发的第六次技术革命的机遇,大力推进以产业技术化为核心的创新型国家建设实施主权信贷实现工业中心向中西部转移。这篇会议论文经过修改,以转变对外经济发展方式呼唤经济发展战略的变革》为题发表在了《经济纵横》2010年第9期。

查看全文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1
0
0
14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