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的建议

贾根良 2020-05-23 浏览:

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的建议

贾根良

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的建议

摘要:为了通过扩大财政开支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巨大挑战,实施就业保障计划并保持物价稳定,为乡村振兴战略中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版绿色新政和新基建提供巨额公共投资的资金保障,以消化由于疫情阻断外销而导致的大量生产过剩,建议将《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修订为“中国人民银行可以直接认购、包销一部分国债,但不得认购、包销地方政府债券”。

这两天,媒体报道了四位人大代表在两会上提出的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提案的内容,本人认为最有价值的是将促进就业增加为货币政策的目标,该提案建议将《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三条修改为“货币政策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促进充分就业,并以此促进经济增长”。当然,充分就业也是财政政策的核心内容。

然而,这些提案都没有涉及到目前迫切需要修订的《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以便央行通过直接购买国债为财政部扩大开支提供货币供给,以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各种挑战:通过大规模财政开支,实施就业保障计划,为乡村振兴战略中农村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版绿色新政和新基建提供巨额公共投资资金的保障;应对新冠疫情带来的失业率上升,消化由于疫情阻断外销而导致的大量生产过剩,有力地推动向内需转型,尽早实施笔者在十年前提出的国内经济大循环战略;对新冠疫情中的贫困和低收入群体增加补贴;降低我国企业负债率过高的风险,纾解中小企业因融资难、融资贵和疫情冲击所导致的严重财务困难,等等。因此,笔者建议将《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修订为“中国人民银行可以直接认购、包销一部分国债,但不得购买外汇发行人民币,不得认购、包销地方政府债券。”

但是,由于“不得购买外汇发行人民币”涉及到从出口导向型经济向内需转型的其它相配套政策改革,短期内难以兑现,因此,笔者建议,为了应对目前疫情挑战的迫性需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可以先不涉及这一问题,目前就可以将《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修订为“中国人民银行可以直接认购、包销一部分国债,不得认购、包销地方政府债券”。待时机成熟后,再进行修改,增加“不得购买外汇发行人民币”这一重要内容。有关“不得认购、包销地方政府债券”问题,我们回头将有文章专门讨论这一问题。

笔者在2015年12月提交给某部委的研究报告从理论、历史和国际比较等角度专门探讨了为什么要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和改革人民币发行机制的问题,讨论了央行用购买外汇占款替代购买财政部国债发行人民币所带来的严重恶果,该报告与此相关的三章内容收录到了笔者今年七月初即将出版的著作《探寻新模式:国内经济大循环战略与政策选择》。在该书中,笔者提到,在2012年春天的“两会”期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刘海波起草,并由笔者和江涌、余云辉签名的“关于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的提案”,曾通过当时重庆大学法学院的全国人大代表陈忠林教授提交给两会,但最后因没有下文而不了了之。其实,当时我们知道这个提案被转交给人大常委会讨论的可能性很小,但我们之所以提出这一议案是为了表明中国还有明白人,为此留存一个历史记录。

后来,刘海波以“我国应当废除《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为题在网络上发布了这个提案。现在,笔者修改了几个字,将刘海波起草的该提案原文附录于后,笔者以后有可能将重新起草一份“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的建议”。

当然,笔者知道,由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中国的支配性影响,这个“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的建议”在短期内仍是不会被接受的。之所以撰写这个建议是为了表明一个看法:《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是作法自毙、中国人给自己套上枷锁的一个规定;并留存一个历史记录,以便后来的经济政策史研究者将不得不感叹:如果接受了笔者的这个建议,中国在应对新冠疫情危机的挑战上将省去很多痛苦和损失。

笔者相信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是历史的必然,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因为只有修订《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中国才能真正转向内需,才能跨越中等收入陷阱并步入发达国家行列。我们为此不断呼吁,目的是为了引起人们高度重视“中国人民银行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这一规定的不合理性及其带来的严重恶果,并为以后的研究者提供思考和研究这一问题的线索。

目前有关“财政赤字货币化”的讨论是不得要领的,因为这个概念是误导性的,2012年“关于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第二十九条的提案”已经为中央政府直接购买国债提供了符合实际的理论基础,笔者七月份将要出版的新书运用现代货币理论学派的新理论对此又进行了更深入的讨论。

查看全文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4
0
0
0
2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