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磊:生命健康岂能托付给资本的“善心”

赵 磊 2020-03-25 浏览:

——这是正能量?

——共产党的历史使命就是消灭私有制,莆田系作为私有制在中国医疗产业的一杆黑旗,倒下是必然的,只是时间长短问题。

——要不要脸?公然给莆田系站台?疫情期间莆田系救治了多少人啊,傻X,真当百姓好欺负?

——这是想亡我中国啊!

——正义迟早会来的!莆田系医院一个包皮手术少则三五千,多则上万,公立医院人工的六七百,器械的也就是不到两千。

——令人作呕!

——莆田系这次死了几个?别怪我问的太刺耳。

——我呸!

——人心黑了最可怕!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这对民生领域动手了

——若是这样,下次疫情将没有援兵了。

——不要脸!!!!

——社会主义荡然无存。

——我啥子都不想看,也不想听任何忽悠,莆田系早都臭的不行了,还能这么顽强的存活,真的牛皮。

——浦田医院你们赚了多少钱,能公布一下吧?

——资本的力量?

——到底谁给这个领域抹了黑?

——这个协会在民政部注册了吗?

……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的人。”

04

学者的意见

再看看学者对《重塑医疗信用 社会办医在路上》的评论:

——这是莆田系的洗地文章。文中说“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不完全统计,截至3月10日16时,全国共有643家非公医院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工作,累计收治确诊病例3419人、疑似病例1627人、治愈出院1484人”。如此算来,它治愈了全国治愈总量7万的1484人,就多按1500人算吧,占比是少的可怜的2%。但是,文中的结论是抗疫“主力军”,抗疫最美“逆行者”!

——所谓“社会资本”、“民营经济”、“社会办学”、“社会办医”……,是用“社会”为“私人”打掩护的,早已真相大白。

——他们拿了多少私立医院的好处不顾事实为其说话?若真参与了早就吹起来了。应高度警惕事后歪曲事实。

——“社会资本”?本来就是社会的,怎么成了私有的?反过来说,只有被他们侵吞了的才叫“社会”的?“民营经济”?哪里来的“民”?只有他们才叫“民”?全民的“民”不是“民”,被开除“民”籍了?“社会办学”?“社会办医”?全民的“学”和“医”不是“社会”的了?全社会都被它们接管了?看来是名称和叫法,实际上细思极恐!

——应该正名。故意制造“社会资本”,“民营经济”这些概念,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

05

疫情的教训

人不是教育出来的,是教训出来的。

这次疫情给全球最大教训是什么?

3月12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电视讲话,他表示经过这次疫情后,法国将汲取现在的教训,反省民主国家暴露的缺陷,计划取回民生医疗行业的控制权,将其置于市场规则外。

马克龙说:“此次疫情启发了我们,必须将某些商品和服务置于市场规则之外,将食物、防护、医疗和生活环境托付给别人是一件疯狂的事情。我们必须重新夺回控制权,建立一个比现在更独立自主的法国和欧洲,一个牢固掌握自己命运的法国和欧洲。”

马克龙称:“在接下来的几周到几个月,法国需要朝着这个方向作出决策,他将为此承担一切责任。”

请大家注意,马克龙先生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总统,而是地地道道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总统。

我预计,疫情过去之后,一定会有“经济学家”站出来呼吁:“疫情期间,医疗卫生当然只能暂时交给政府管制,因为人命关天;但是疫情之后就没必要了,医疗卫生必须交给资本,由市场决定”云云……

查看全文
17
0
0
4
0
0
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