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新冠病毒、新基建和3%赤字率的神话

贾根良 2020-03-21 浏览:

新冠病毒、新基建和3%赤字率的神话

贾根良

贾根良:新冠病毒、新基建和3%赤字率的神话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3月4日召开会议指出,要加大公共卫生服务、应急物资保障领域投入,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3月18日召开会议又指出,当前我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在货币政策基本上失效、财政政策主导的时代已经到来的今天,我国要应对新冠病毒所导致的我国经济下行,应对新冠病毒所导致的国际贸易的萎缩,特别是要对“新基建”进行中长期投资,就需要加大财政投资,实施以财政政策为主、货币政策为辅的战略。在这种情况下,就必然需要增加财政赤字。但一直到现在,3%的财政赤字率就一直被政策制定部门和经济学界视作不可突破的红线,这将严重地阻碍我国应对新冠病毒所导致的国内外经济下行和“新基建”投资。

附录是笔者在2015年12月31日提交给某部委的内部研究报告关于赤字率部分的内容(这是第一次发表)。该报告用发达国家的事实说明3%的财政赤字率纯粹是一种神话,并使用目前流行的现代货币理论(文中称作国家货币理论)指出,具有完全货币主权的国家的政府开支从不会受其财政能力的限制,财政收支的目标应该是实现充分就业和物价稳定等宏观经济目标,而不应该考虑赤字率高低,换言之,赤字率高低并不重要。在这个报告中,笔者当时指出,“如果没有下面我们讨论的我国货币发行制度缺陷的限制,在今后几年,我国每年的财政赤字率超过5%也是安全的。”因为当时的我国正处于债务型通货紧缩的困境之中,根据我国中央政府具有很大的加杠杆空间这一事实,该报告提出,应该借鉴美国在金融危机后通过主动增加中央政府财政赤字的杠杆率、以中央政府负债替代私人部门债务“去杠杆”的成功经验,通过扩大中央政府赤字开支增加总需求,降低私人部门杠杆率,可以有效应对中国当时的债务型通货紧缩。

现在,我还是坚持四年多以前的观点:在今后几年,我国每年的财政赤字率超过5%仍是安全的。为了应对新冠病毒所导致的国内外经济下行和“新基建”投资战略,破除3%的财政赤字率神话势在必行。

首先,新冠病毒所导致的国际贸易萎缩、我国中小企业经营困难以及我国贸易顺差占GDP的比例降低都要求较大幅度提高我国政府的财政赤字率,以稳定我国企业和个人的收支盈余,即稳定我国私人部门的总现金流入以增强企业和个人的偿债能力,从而降低我国金融系统的结构性风险,这与2015年下班那年我撰写附录时的道理是一样的。

其次,根据凯恩斯和现代货币理论学派的理论,在我国越来越依靠内需的情况下,财政赤字的作用就越来越大。例如,在贸易平衡的情况下,只有通过政府赤字开支来弥补私人消费和投资的不足,才能在充分利用生产能力的情况下实现稳定的经济增长。在我国贸易顺差的情况下,国内私人部门盈余是由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的财政赤字提供的,我国的财政资源被发达国家利用了。与其这样,不如扩大我国政府赤字,这不仅为目前我国在资产投资上走投无路的居民和企业提供国债等无风险资产,而且还将实际的经济资源都留在国内了,这将非常有利于提高居民消费水平。“一个国家并不需要通过出口来享受乘数效应的好处,加大政府支出也可以增加就业率和销售。相较于出口导向的经济增长,政府(赤字)支出导向的经济增长的收益将始终留在国内”,这就是笔者为什么在十多年前就开始一直反对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模式,提倡贸易平衡或略有逆差的战略。在我国货币主权得到完全保证的情况下,略有逆差的战略可以使我国财政赤字率进一步提高,以利用国外实际资源服务于我国经济发展。

再次,如果要使我国货币主权得到完全保证,就必须禁止美元流入中国,在过去十多年,笔者提出了一系列政策建议,附录文章谈到了这个问题。现在我国货币主权仍存在大量流失。例如,两年前,负利率现象在发达国家就已出现,它对发达国家保险公司、社保基金的财务结构造成了不利影响,并导致了大量外国资金流入我国债券市场和股权市场,有人说它“弥补了国内持续下滑的外汇占款缺口,再加上房地产等机构从境外融入巨额高息资金,也支撑了M2的增速”,但在现代货币理论学派看来,这是对中国货币主权的严重损害。我国应该严格限制外国资本投资我国债券市场和股权市场,拒绝金融开放。今年3月16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宣布将利率降至0-0.25%,并推出7000亿美元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计划,如果这7000亿美元不是用于财政投资,仍按照非常规货币政策思路操作,那么,美国新的量化宽松将导致热钱再次较大规模流入我国,对我国通过提高财政赤字率应对我国重大挑战必将造成严重制约。

特别是,主权货币国家不应该发行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因为这是造成委内瑞拉货币危机和严重通货膨胀的根源。令笔者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在国际金融市场于两、三年前就出现负利率国家的情况下,我国财政部从2017年至2019年却连续发行美元主权债券。例如,据报道,2019年11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发行60亿美元无评级主权债券。其中,3年期15亿美元,发行收益率为1.929%;5年期20亿美元,发行收益率为1.996%;10年期20亿美元,发行收益率为2.238%;20年期5亿美元,发行收益率为2.881%。笔者两年前就认为这完全是错误的行为,因此,今天郑重呼吁财政部不要再发行美元债,并建议国务院马上禁止国内企业借入美元贷款。

查看全文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1
0
0
3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