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香港动乱的经济原因:罪责在哪里?

陈平 2019-09-09 浏览:

陈平:香港动乱的经济原因:罪责在哪里?

 

今天我们接着分析香港动乱的经济原因。

我在上一次视频里讲了,如果拿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标准来看,香港的经济是相当的好。那为什么香港还有那么多市民参加社会动乱,受老殖民主义的教育忽悠?我再看了一个数据,答案就非常清楚了。

香港有一个问题,并不是九七回归以后造成的,而是历来存在的,那就是香港的贫富差距悬殊。而且英国政府的传统,即所谓“小政府”,自由放任、保护私有产权,加大和固化了贫富差距,而不是改善了这一问题。指标就是大家经常听说的“基尼系数”,基尼系数越高,反映社会的贫富差距越大。

一看基尼系数,我还非常震惊。原来在世界主要区域里,香港的基尼系数是最高的,早已超过危险线,达53.9(单位:%,下同)。基尼系数比它低的两个国家现在都处于社会动乱的状态——巴西49、墨西哥48.2。这样你就知道,为什么大批拉美难民经过墨西哥,要冲到美国的边界墙之内寻找出路。拉美的贫富差距很大,使得特朗普招架不住,这也是他要修新的“柏林墙”的原因。但是让我惊奇的是,香港的基尼系数竟然比巴西和墨西哥还要高。

 陈平:香港动乱的经济原因:罪责在哪里?

第二档,我认为社会贫富差距相当大,但还是相对稳定能控制得住的大国和区域有哪些?中国内地是46.5,比墨西哥、巴西、香港都要低,但是跟新加坡(45.6)很接近。沙特是45.9,美国45,俄国41.2,土耳其40.2。

通常大家把基尼系数超过40的都认为会对社会有影响,所以现在中国国内舆论分裂, 新加坡也开始经济下滑,沙特动荡加剧,美国更不用说了,枪击案不断、族群分裂,连俄罗斯、土耳其最近虽有强势的领导,但其国内出现动荡的局面,其背后的原因就是贫富差距。

当然,基尼系数不是唯一指标。法国的基尼系数是相当低的,只有29.3。法国应该是欧洲里福利制度很好的典型国家,但是前一阵法国的“黄马甲”运动震撼了整个法国。什么原因?因为法国的失业率太高了,达到9.4%。

陈平:香港动乱的经济原因:罪责在哪里?

所以我这里介绍一个我们做复杂经济学的方法。不像新古典经济学只看单一指标,我看社会动荡的话,经常注意三个指标:第一个指标和第二个指标都是凯恩斯经济学观察的重点,即失业率和通胀率;第三个指标就是贫富差距,贫富差距不能太大。贫富差距大的一个重要原因,我认为是房地产泡沫。

所以这一点上,新加坡的经验值得吸取。新加坡的基尼系数很高,贫富差距很大,但是新加坡在解决住房问题上,大部分老百姓住的是政府建的公租房,而不是靠市场解决问题。所以新加坡社会的稳定要远远超过香港,也超过中国大陆的沿海城市,我认为这点是要学的。中国领导人迟迟不敢触动房地产泡沫,我认为这问题是将来深化改革的一个最重大的隐患,远比现在担忧的经济下行和失业率或者贸易战还要严重。

陈平:香港动乱的经济原因:罪责在哪里?

如果我们承认香港最大的问题是贫富差距,而且房地产严重不均是香港社会人心不稳的主要原因,那谁要负主要责任?我的观察就和现在香港所谓的民主派结论完全相反。

罪责恰恰是英国留下来的所谓小政府制度,自由放任,不敢触动金融寡头、地产寡头的利益,要实行西方经济学所谓的帕累托最优——贫富双方都不牺牲自己的既得利益,而要能达到社会福利的改进。这在香港、日本、新加坡、美国等国家和地区都是不可能的。要解决财富和房地产重新分配问题,这个没有强有力的政府是不可能的。

现在香港动乱打出来的旗号,要实行一人一票的普选,要推行英美式的多党制,想修改《基本法》,我认为这些对克服香港的问题,不但没有帮助,而且只能是火上浇油。香港的所谓民主派,把现在香港的问题归罪于香港特区政府不力,我认为这板子是打错了。在香港几届特首都准备解决香港贫富不均,尤其是香港住房问题的时候,恰恰是他们自己出来阻碍,而不是出来促进。

所以这些所谓的民主派,代表的不是香港的中产阶级乃至中下层群众的利益,也不懂现代经济学的常识和世界各国的经验,他们只懂一件事情,就是盲目迷信英美制度的优越性。被新自由主义或者传统的英国所谓自由放任教条洗了脑的,恰恰是香港的这些政治领袖,包括殖民教育培养出来的教师、新闻媒体,还有法官。

我发现香港这些人的视野其实是非常局限的,他们到现在为止还看不清世界的大势,依旧将希望寄托于当年的英国主子和美国的支持,完全看不到英国正处于衰落态势,面临退欧难题,而且联合王国有瓦解的危险,也看不到特朗普上台恰恰是要从原来希拉里他们搞的颜色革命、人权外交里面后退,放弃世界警察的地位,来挽救美国自己丧失竞争力日渐衰落的命运。他们还指望美国人替“台独”、“港独”撑腰。我觉得他们真是瞎了眼睛。

1
0
0
3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