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城:认清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是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前提

周新城 2019-08-07 浏览:

认清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是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前提

周新城

周新城:认清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是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前提

2018年开始,美国不断挑起贸易战,对我国极限施压,制造种种借口,不仅要求我国在贸易上做出让步,而且要求我国放弃长远发展规划,永远从事低端产业,听任美国摆布,甚至要求改变我国政治制度,并由美国官员来监督管理。这种霸权主义行径,激起了我国广大人民的愤慨,出现了改革开放以来多年未见的、空前团结的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浪潮。这是一件大好事,一扫我国弥漫近四十年的亲美、崇美、恐美、媚美的气氛,全国人民同仇敌忾,坚决与美国的霸权主义进行斗争,而投降派则垂头丧气,不敢发声。这正拜赐于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所以有人主张给特朗普颁发奖章,这大概是美国当权者没有想到的效果吧。

面对美国气势汹汹的挑衅,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批判美国炮制的各种歪理,诸如美国吃亏论、中国盗窃知识产权、中国的发展是靠美国的帮助等等,揭露他们的真实目的,同时,还要我们同国内各种妥协、退让的投降主义言论作斗争。

打赢这场关系我国前途、命运的贸易战,一个前提就是要认真学习毛泽东思想,认清美国的帝国主义本质,看到这场斗争的性质,站稳立场,坚定斗争意识,统一思想。

贸易战的实质是国际范围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制度的斗争

马克思恩格斯运用他们发现的历史唯物主义和剩余价值学说,在分析资本主义社会现实存在的矛盾的基础上,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揭示了社会主义必然胜利、资本主义必然灭亡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趋势。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从理想变成了现实,从此人类社会进入了新的时代,即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时代。1957年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发表的《莫斯科宣言》明确指出:“我们时代的主要内容是由俄国伟大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所开始的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虽然这个时代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不断变化的,但它的基本特征,至今未变。

由于历史的原因,社会主义革命首先是在一个、后来是几个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取得胜利的,因此在很长一段历史时期里,世界上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社会制度并存的“一球两制”的状态。在世界舞台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一直存在着激烈的斗争。帝国主义国家的垄断资产阶级不甘心失败,处心积虑想颠覆社会主义国家,恢复资本主义一统天下。由于资本主义在政治上、经济上、科技上、军事上以至意识形态领域都占有优势,垄断资产阶级想利用这种优势消灭社会主义。这种图谋从来没有放弃过,这是由它的阶级本性决定的。这就是毛泽东一再告诫我们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就号召消灭社会主义,攻击社会主义语言之激烈,咄咄逼人,消灭社会主义的心境,溢于言表。改变的只是方式方法。一开始他们想用军事手段来消灭社会主义,打了几仗,都失败了,于是改用和平演变的办法。毛泽东早在1959年11月就觉察到这个问题,他在一次小范围的会议上印发了杜勒斯的几篇演说,内容就是讲和平演变的,要大家看一看。毛泽东说,杜勒斯讲他们要以什么“法律和正义”来代替武力,最重要的是“放弃武力并不意味着维持现状,而是意味着和平的转变”。和平转变谁呢?就是转变我们这些国家,搞颠覆活动,内部转到合乎他的那个思想。美国的那个秩序要维持,不要动,要动我们,用和平转变,腐蚀我们。毛泽东强调,杜勒斯搞和平演变,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是有其一定的社会基础的。[逄先知:《回顾毛泽东关于防止和平演变的论述》,第2页,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0年版]苏东剧变实际上就是意味着帝国主义和平演变战略,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力量的配合下得手了。

苏东剧变以后,冷战结束,有人认为从此天下太平了,可以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邓小平特地指出:“我希望冷战结束,但现在我感到失望。可能是一个冷战结束了,另外两个冷战又已经开始。一个是针对整个南方、第三世界的。另一个是针对社会主义的。西方国家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所谓没有硝烟,就是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345页,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西方不喜欢我们走社会主义道路。在苏东剧变以后,和平演变的矛头主要是针对中国。他们加紧政治上、经济上、思想上的渗透,竭力在中国内部寻找、培植代理人,以便实现像苏联东欧国家那样的变化。应该说这样的工作是有成效的,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动乱就是一个证明。中美贸易战中政府官员、学者队伍里出现一批投降派,又是一个证明。特朗普在发动贸易战的时候,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因为他们相信中国内部会有人配合。这就是毛泽东估计到的和平演变在中国有“一定的社会基础”。最大的危险就在这里,极限施压这个外因要通过内因才能起作用嘛。

查看全文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3
0
0
8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