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的输与赢

孙锡良 2019-05-19 浏览:

有人看贸易战,总是盯着中美将签什么协议,从而判定自己输赢多少,或者说希望从中找出多少快感。但在我看来,不管最后签什么协议,或者说根本就不签协议,未来的方向都是确定的——中美之间再也不可能以夫妻关系过日子了。如果其中有一方硬要过那种日子,那就只能是委屈自己不要名份了。

各位朋友,我认为,中美贸易战的实质是国内问题,不是国际问题,每一次被动都是国内自身能力不足的后果,农产品供应大缺口的存在,是因为耕地浪费巨大,高科技产品依赖性强,是因为自身独立自主的意识荒废了几十年,中国出口产品的受限制性强,是因为这些产品的核心技术不在自己手上,很多产品是组装类产品,资本市场长期处于动荡中,是因为它永远没有摆脱吸股民血推进富人繁荣的要求。言而总之,中国要打赢贸易战,就是要解决“风险在外,问题在内”的问题,不能寄希望美国或其它国家手软,更不能寄托于乞求人家跟自己捆绑,短期的和谐解决不了长期的被掐脖子,解决国内深层次问题是所有权力人的优先项。

怎么解决国内问题?

第一、必须下决心转变过快过热的发展理念。我过去也多次讲过这个问题,追求快速追求了几十年,自己的创新能力又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这样的快一定是依赖外向输入型的快,是空心化的快。上面也多次讲到过要转变,一到数据不好看的时候,马上又坐不住,粗放式激活政策快速跟进,让经济和社会发展始终处在一个“救”字上面。我们不但希望自己快,还嘲笑日本、美国和欧洲的“慢”,总爱制造一种“风景这边独好”的假象。是时候该放弃了!

第二、必须扎扎实实地推动教育科研体制改革。这一条可以说是套话,全国人民都知道讲。但是,我还是坚持要讲,为什么?因为我们真的没有把功夫做到实处,别看媒体天天吹高大上的黑科技诞生,但实际上绝大部分是虚的,甚至是假的。科研成果造假到了什么程度?简单一句话:丧心病狂的程度,尤其是高校。国家这些年投入了巨额教育经费和科研经费,大家以为教育工作者和科学家整出了不少原创。真没有,论文数倒是造出了世界最多。有些话,我还不敢讲透,我只知道人民的大量血汗钱都被黑心狗吃了。

第三、主体指导思想必须是明确且坚定的。最近几天,抗美的电影播放突然多了起来,这被视为激起爱国主义的良药。我没有看,因为我的心还没有热。近几十年来,马先生的主义是挂着,但你在现实中看到马应用吗?伟大领袖的思想是写着,但你看到有谁真心在维护他的形象吗?面对抹黑,谁出来讲了句公道话?一部电影被禁多年,不允许放,现在也只能是播放老电影。一旦形势缓和,电影又会进库房,主体思想还是难以主导这片广阔的土地。

第四、软和硬必须是双向并用。新中国前几十年,并不是说没有服软的时候,实力不够,也会放低声音软一软,但一遇到核心利益受损,那就毫不含糊,没有一个“怕”字,该硬的时候基本上都硬了。后来,慢慢变了,越变越软,越变越只有语言硬,真要放枪的时候,没有人敢放。这里面包含一个“怕”字,就是怕万一输了不好办。我曾经讲过一句话:在国家领土及领海完整问题上,不一定要追求和平,核心利益永远不能用和平去换。

第五、“一带一路”需要低调慢速推进。这个战略方向是正确的,但推进速度存在值得商榷的地方,在中国经济面临困难的情形之下,快速推进沿线国家的投资是不可持续的,甚至有可能形成巨大风险。特别要注意的是,部分投资被看成是“无风险投资”,反正有国家顶着,反正是国家大战略支撑。就连教育科研领域,只要你挂个“一带一路”的大战略,项目一报就批,这难道不会造成浪费?美国现在知道要把制造业往国内拉,因为它看清楚了制造业过度外移的害处,中国在转移制造业的时候一定要有前瞻性,绝不能出现“补外空内”的结果。

第六、资本市场的改革必须放慢脚步。可以简单讲,最近二十来年,资本市场几乎百分之百的创新都是基于恶性圈钱,没有一个创新是基于回报投资者。即便在中美贸易战正酣资本市场承压巨大的情况下,扩张的调子还在膨胀。为什么?在规模已经很大的现实格局下,要保持市场稳定,一方面要紧缩扩容量,另一方面必须加快退市进程,只要危机不解除,必须坚持“一进一出”的制度,退一家烂企业,进一家优质企业,注册制暂不必推行,外国用得好的东西,到了中国就不一定用得好,至少目前要暂停。

第七、债务推动型经济不值得推崇。最近,我看很多左边的朋友嘲笑美国经济是债务推动的经济,虽然属实,但没有资格嘲笑它,因为咱们正在学习并运用这个办法。一方面大量减税,一方面还要满足大涨工资,一方面还要求经济指标快速提升。不发债,怎么办?就是四月份一个月,各类债总额为3.6万亿,没有这个数据,经济怎么办?有人讲,我把美债全抛了,就可彻底把美国整服帖。真的吗?有接盘的,它不怕你抛,没接盘的,你也抛不了,顶多也就是小打小闹的抛一点。中国的债,绝大多数是国内流转,能转移出去的不多,长此以往,学美国,可能会害自己。

查看全文
孙锡良
孙锡良
7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