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波发言:组织分类学与国家资本主义的限度

刘海波 2015-10-11 浏览:

 

刘海波发言:组织分类学与国家资本主义的限度  

     1、中国共产党要继承和发扬自身建设各类组织的实践理性能力

     企业组织的意义,在于生产知识之整合、传承,员工人力资本之生成。离开持久生命力的企业,仅有赚钱项目或者交易,怎么能够促进技术的持续进步、人力资本的持续增长?中国只有实施赶超型、超越型产业战略,才有光明前途。这就需要创立相应的各类组织。

    中共的历史,其突出特点就是组织建设的能力,包括党组织自身,各类国企、集体企业、各种单位、村集体、人民公社等等的建设。各类组织与组织建设能力是中共最重要的历史遗产,一定要珍惜。    在当下“国有企业”改革中,则受新自由主义影响,眼中只剩下一个“资本”的世界,丢失优良的传统。这样下去是搞不好的。

    2、“国企”要分类管理

  对于我国的国有企业,要进行细致的分类,不同性质的国企要有不同的管理方法。

  第一种国有企业名义上是企业,实际承担的是资源租和地租的归公功能。设立这种组织,能够使得资源租能够颗粒归仓,完全收入国库。比如经济发展带来石油矿藏的高租值,这应该归于全民而非私人。那么石油开采,可以采用下述办法:国有石油公司招标采油公司采油,价低者胜出,采出的石油以标价卖给国有公司,国有公司市价卖出。国有石油公司收入刨掉运营成本后,应该全部上缴财政,用到国民身上。重庆的八大投国有公司对土地的一次和二次开发,尽可能避免私营房地产公司攫取土地增值收益也是同一道理。采油公司和建筑公司可以由竞争性的私企来干,但是不能允许地租和资源租由他们代理收取,这样他们将得到不菲的份额甚至是大头,而且一定带来极大的腐败。这类性质的国有企业的利润是租,因此需要明晰其准税务局的性质,按照税务局的性质进行规范。正如税务局局长不能拿千万年薪,其老总也不能拿,石油公司的员工当参公(公务员)管理。试问世界上有哪个国家要把税务局私有化?

  第二种是国营的特种行业。这些企业甚至要由中央政府直接进行管理,比如兵工、航天等,这类企业有工作效率问题,没有所说的利润问题。这些特种企业的目标是国家的战略利益,哪能由私人经营?怎么能引入民间资本和国外资本?

  第三种是一些公营事业单位,如高铁、国家电网、电信、自来水等,自然应当是垄断性质的。建立这类企业的目的是公共服务,人员按照职业规范工作,而不是为了利润极大化。我赞成这些企业经营应该透明,相对独立于政府,可以进行改革,但是绝对不能允许私有化和市场化。改革可以引入公众理事和董事进行监督,产品价格变动要听证。如果把这部分企业引入市场化、民营化的话,等于把哈佛大学变成新东方学校。实际上,美国的公共服务组织,即学校、医院、思想库等,所谓的私立与公立没有实质区别,没有任何人从哈佛得到利润,也没有人可以收购哈佛。民营企业可以给捐款,但是不可能从哈佛取得利润。

  第四种国有企业是市场中的竞争领域企业,是市场主体,这类企业不应该有任何特权。它至少具有三个特征:准共同体性、长期效率、对政府有特殊义务但不等于是国家的财产权利。

  3、谨防混合所有制改革引发混乱

  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理论,如果说是指在中国存在各种类型的社会组织,各种组织并存而相安无事,那么是正确的;如果是指将复杂的多种类型的组织变成唯一的一种类型——股东所有制企业,那么就是完全错误的。不适当的混改,将引发混乱,混乱不同组织的性质,如将本来事实上的公法人和特别法人变成私法人。

  日韩台三地的综合农协,是为广大农户提供供销、技术、金融服务的组织,使得农业产业链的利润回归农户,同时,综合农协还具有公共服务和代行行政的功能。综合农协的定位是特别法人,从事经营活动,但其本身根本不可能变成混合所有制企业,因为即使混入一股,其性质就发生变化了,就变成服务于股东利润,而非农户的组织。

    中国曾经的铁道部,也是一类特殊的组织,并不能以行政机构概括。铁道部根本不同于外交部或者发改委。无论是铁道部或者改名后的铁路总公司,基于其任务和铁路运输的性质,政企合一在某些方面是必须的,例如其必须具有代行行政权力,具备政府才有的治安权力。这个特殊存在,只能是公法人或公法营造物,需要单独一部法律来进行规范,根本不适宜以现行《公司法》规范。如果一定要名实相符,也许可以叫铁道监。铁路总公司本身,根本不能抽混合所有制改革,因为这会改变其性质,带来混乱。将一切资产证券化,这是非常疯狂和教条的想法。

查看全文
7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