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影响

李长久 2013-07-15 浏览:

  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和影响

 

 

 

  李长久

  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原所长李琮86万字巨著、列入“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的《当代资本主义阶段性发展与世界巨变》已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隆重推出,这是我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又一重大成果。“新著”不仅在理论上有所创新,对研究和实际工作者了解、认识当代资本主义阶段性发展与世界巨变具有指导性意义,而且理论联系实际、深入浅出,广大读者都会从中受益。著名经济学家李琮花费六年心血完成的这部新著,既概述了资本主义500年发展的连续性,又以当代资本主义新阶段的发展问题为主,深刻分析了资本主义从国家垄断阶段到国际垄断阶段的特点、发展和影响。

 

  一、经济全球化时代条件下的全面对外扩张

 

  书中分析了经济全球化的曲折历史进程。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与以美国和苏联为首东西两大阵营相应的是两个平行市场。从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后,实行经济转轨,发展中国家进行以市场经济为导向的改革,发展外向型经济,所有这些历史性重大变革,共同推动全球统一大市场的形成,世界进入了全球化时代。但是,这时的全球化仍然资本主义占主导地位,是与资本主义的国际垄断相适应的全球化。

  书中深刻分析了人口迁移特别是人才流动的重大影响。从1975年到2000年世界移民增加一倍,达1.75亿,到2012年达到2.14亿。全球技术移民的40%,“明星科学家”的62%集中美国,每年仍接纳100多万永久移民,其中多数是投资、技术移民和留学生。2007年在美国高校的国际学生达62.4万,比上学年增加37%;2012年在美国高校的国际学生超过76万。创新之都硅谷,50%以上企业是由一位在印度或中国出生的企业家创办或与他人合办的。在这里,移民大学毕业生每增加1%,专利就增加8%至18%。因此,美国仍然欢迎全球最聪明的学生。“对发达国家来说,大量的专业人才迁移到这些国家,对其科技的创新、经济的发展所起的重大促进作用是难以用金钱来衡量的。”

 

  二、金融垄断资本的空前膨胀引发全球性严重金融和经济危机

 

  当代金融资本的全球性扩张,成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又一基本特征。192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后,世界进入完全信用货币时代,国际贸易的顺差和逆差再也没有实物的制约。美国利用汇率武器,诱导美元升值或贬值;或者进行汇率战,打击其他货币,从全球获取暴利。美国历史学家加文在《黄金、美元与权力》的专著中指出:“由于摆脱了黄金的束缚,美元得以自由地吹胀,几十年来,世界纸面财富增量高于实际财富增量的几十倍,两者之差,基本被美国收入囊中。”随着欧元的启动,人民币地位的提升,“在多元货币体系形成的过程中,人们将见证美元、欧元和人民币三者或隐蔽、或公开的互相博弈和互相消长的曲折过程。”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后,美英推行私有化、自由化,放松金融监管,金融衍生品种类繁多、恶性膨胀,虚拟经济越来越脱离实体经济。全球金融资产从1980年的12.1万亿美元增加至2007年的105万亿美元,其占全球GDP之比从109%升至331%。美国金融衍生品市场总值从2002年的106万亿美元增至2008年的531万亿美元,短短六年间猛增了四倍多。“2008年爆发的严重危机意味着新自由主义主流地位的终结和资本主义经济第五次长波增长期的结束,也是资本主义开始向又一新的历史阶段转变的拐点。”金融监管是大势所趋。“金融监管和金融业将发生的变化,将是资本主义下一历史阶段的基本特征之一。”

  主要发达国家都在进行改革,但“冰冻三尺,难以化解。”“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存在着两种不同制度和多种模式的相互渗透、互相影响和互相竞争,只有那种能够使人、社会和自然真正协调发展,使人人都能充分发挥其积极性和创造性并真正为广大民众带来更大福祉的制度,才是更具优越性的制度,也才能有广阔的前途。”

 

  三、新一代跨国公司的大发展和对外扩张

 

  书中指出:“20世纪80年代以来,资本主义进入国际垄断阶段。此时,国际垄断资本加速发展,新一代跨国公司异军突起,成为当时新型的企业形态,也成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之一。”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统计,全球跨国公司从1980年的1.5万家增至2012年的103786家,它们的子公司从10.4万家增至89.2114万家。这些跨国公司的产出已占全球产出的40%以上,占世界贸易的60%以上,控制技术转移的70%以上和外国直接投资(FDI)的90%。

  书中较多章节分析了跨国公司发展过程。书中指出,跨国公司的跨国化和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但至今,跨国公司的绝大多数仍为其母国大投资者所有,而为多个国家大资本家共同所有和所控制的情况仍属鲜见。跨国公司的管理权和决策权牢牢掌握在本国人手中。书中说,跨国公司仍然具有两重性:“跨国公司在海外,充分利用各国各地区的优越条件,如廉价劳动力、丰富的自然资源、各种专门人才、广阔的市场等,这一方面大大有利于获得最大利润和加强竞争优势,同时也增加了当地的就业,促进了资源的开发、人才的成长、市场的开拓、政府税收的增加,从而有利于当地经济的发展和现代化。”因此,“这就需要东道国对跨国公司予以欢迎和鼓励的同时,进行适当的引导和监督,以达到互利双赢。”

  书中预测,作为国际垄断阶段社会经济中起决定作用的跨国公司,将经历又一次重大变化,更新一代跨国公司将成长起来。提出了新兴经济体如何发展各自跨国公司的问题。

 

  四、新兴国家的崛起导致世界发生巨变

 

  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拉米说:“2012年,发展中国家的产出第一次超过了发达国家。”“新兴经济国家的崛起,标志着发展中国家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不仅对发达国家产生重大影响,而且是导致当代世界发生巨变的根本性原因。”

  书中指出:“近20年来,新兴经济体的快速发展,其实力的增强,国际地位的提高和在当代世界中影响力的加强,成为举世瞩目、广受关注和多方评论的重大热门问题。”新兴经济体已是当代世界发生深刻历史性变化的关键因素。但是,新兴经济国家估计仅占149个发展中国家的1/3,到2008年,全球赤贫者人数仍在10亿左右,目前,处于食不果腹状态的饥民约八亿之多。这说明,“新兴经济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不能以这些成就掩盖尚存在的诸多困难和问题。其中减少和消除大规模贫困,是新兴经济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面临的根本性问题。这些国家首要的任务是促进经济发展,同时必须使人民群众共享发展的成果,否则,经济增长是没有意义的,也是不可能长期持续下去的。”

 

  五、全球治理与世界前景

 

  近10年来,世界格局转向多极化的趋势日益明显,国际秩序也在不断变化。和平、发展、合作仍是当今时代的主题和要求。美国“太平洋战略”的构想只不过是它的一厢情愿;世界重心转向亚洲是大势所趋,不会因美国的搅扰而中断或逆转。中国人均GDP于2010年已达到4382美元,进入世界银行规定的中低收入国家的行列。此时,中国确实面临着经济转型的重大问题,中国正在放弃单纯追求高增长率,转而着重解决生产方式转变及与之相关的各种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将为中国经济发展开辟更广阔的前景。

  作者认为,美国霸权在削弱,但美国仍是世界超级大国,其国际垄断资本组织——跨国公司、跨国银行和其他跨国金融机构的资本实力极其对外经济扩张力格外强大,从对全球各地的扩张获得远远超过任何其他发达国家的巨额利润,这就是美国成为新帝国主义国家力图控制全球的最深厚的基础,并在此基础上,美国更建立了强大的军事力量和一整套战略政策,企图维护世界霸权。“由此可见,全球经济政治已经发生了一定变革,旧的框架开始有所突破,特别是G20起步前进,使人们对全球治理的效能产生了新的期望。但总体上看,迄今的改革,只是一个开端,与世界格局的深刻变化以及当前复杂和严峻的国际经济形势的要求还很不相称,改革仍然任重道远。”

  86岁高龄的作者提出:“有可能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范围内,产生某些新社会的因素”和“资本主义向何处去的问题。”他表示:“希望对此课题感兴趣的学者,特别是青年科研人员对本书涉及的或未涉及的问题进行更深入的思考和研究,并在理论上有进一步创新。”气度之大,令人动容。

  (《环球视野globalview.cn》第567期,摘自2013年5月24日《经济参考报》)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李长久
李长久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