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苦涩的顺差

李长久 2013-05-02 浏览: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李长久)

经济参考报

       中美关系正常化、特别是中美建交以来,两国经贸关系迅速发展。据中国海关统计,从1973年到1992年,中美贸易额从2.6亿美元增加到174.9亿美元,20年间美国对中国贸易顺差为280.2亿美元。从1993年到2009年,中美贸易额从276.5亿美元增加到2982.6亿美元,加上1972年,18年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为10583.36亿美元。虽然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不断扩大,但是,作者用翔实的数字和实例告诉我们:顺差虽在中国,利润却主要在美国……

  最赚钱的部分不少在其他国家完成

  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往往被高估

  数年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主席史蒂芬·罗奇在《危险的滑坡》文章中就提醒说,过去十年,中国全球出口总额超过60%的增长是由外商投资企业提供的,似乎不像是中国的本土企业,而更像是西方公司;此外,2009年12月谷歌公司副总裁、大中华区业务总经理刘允曾表示:“我们不是G oogleC hina,而是G oogleinChina。”

  竞争更多体现在企业之间

  区分外资企业和本国企业很重要,对在华投资外商企业和本国企业,外国研究机构及学者都有明确的界定。去年,在华外商投资企业出口额占中国出口总额的56%,在华外资企业贸易顺差占中国顺差总额的65%。今年6月8日,法国《费加罗报》在一篇文章中说,世界贸易组织认为,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被高估一半。

  世界贸易组织正在研究目前的贸易统计改革问题。原有的统计规则均是以原产地为原则,但是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这种统计方法已不能反映两国的实际贸易情况,需要修改,所以今年5月,世界贸易组织在维也纳讨论世界贸易与统计改革的问题。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帕斯卡尔·拉米在巴黎经济学院讲话中指出,今天我们对贸易关系所做的描述已经有所改变,重要的东西不是贸易的不平衡,而是要看价值中的增加部分。

  实际上,现在的世界贸易越来越少在国与国之间进行,越来越多在参与同一世界生产链的企业与企业之间进行。因此,认为中国以290美元向美国出口一台ipad平板电脑就有了误读,因为这台平板电脑的生产附加值只有14.5美元。在大大有利于跨国公司和其他分散生产的互联网时代,“X X制造”的概念已经过时。因此,世界贸易组织得出一个结论,虽然中国2009年对美国贸易顺差有2200亿美元,但实际上仅为1100亿美元。所以,看直接投资比贸易更重要。

  截至今年2月底,美方在华投资项目达到58362个,在华实际直接投资累计达到682 .2亿美元,仅次于日本。而中国对美投资,所有的加上是45亿美元,与美国相比少得多,这反映出两国的获利程度。中国制造业的29个大类和中国承诺的100个服务部门美国都有投资,比如电子行业、通信行业很多都被美国跨国公司控制。此外,我国所需大豆的70%已依靠进口,主要来自美国。到目前为止,中国资产和市场的1/3为跨国公司控制,其中主要是美国跨国公司。每年,近六万家美资企业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超过2200亿美元。今年6月,科技日报社社长张景安在第十一届政协全国第十次常委会议上发言时指出,信息产业被形容为“缺芯少肺”,活儿都是我们辛辛苦苦干的,钱全被外国人赚走了,还消耗我们的资源,损害我们的环境。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院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戴维·兰普顿指出,实际上,标志着中国制造的产品并不意味着它真的是在中国制造的,在中国完成的只不过是最后组装,最赚钱的部分都是在其他国家完成的,中国出口高新技术产品的85%是外资企业生产的。因此,美国对名义上是中国生产的出口产品设置壁垒,除了在惩罚北京之外,还等于惩罚了美国的朋友、盟友以及美国自己。

一个经不起推敲的理由

  9月,巴西财长说,货币战争已经打响。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副总裁史坦利·费舍尔称,未来货币战不可避免。

  所谓的货币战,主要源头在美国。美国为什么要打汇率战?从上次亚洲金融危机可以看到,除马来西亚实施固定汇率制和中国香港特区在中央政府支持下坚持联系汇率制没有受到巨大损失外,其他国家几十年积累的财富大大缩水。中国实施稳定汇率的政策,使亚洲金融危机没有向全球蔓延。因此,货币大幅度贬值也是弊大于利。另一个例子是,20世纪80年代,美欧国家联手施压日元升值,加之日本实施不恰当的政策,造成日本经济20年来一直在谷底徘徊,被称为日本失去的20年。两次教训,足以提醒各国,汇率战打不得。

  美国不断挑起汇率战有着近期和长远的目标。从近期看,美国经济不景气,复苏缓慢,失业率居高不下———有经济和政治上的需要。美元贬值,危害其他国家,美国为何如此,值得警惕。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元不断贬值,迫使其他货币升值,原因在于美国高财政赤字,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形成储蓄率低、高负债,国债急剧增加,所以美国就大量印发美元。而新发行美元的2/3在国外,60%的美元在海外流通,52个国家货币与美元挂钩,80%到90%的交易用美元,2/3的外汇储备也是美元,这样,美元的升值和贬值都影响全球。

  美元升值或贬值对美国都是利大于弊。因为,升值的时候可以吸引大量的全球储蓄和资金流向美国,满足美国的国内需求。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就实行美元贬值,把祸水引向全球,可见美国汇率政策是典型的损人利己。就本轮的美元贬值来看,自去年3月美联储宣布买入国债,短短三个月内美元指数就贬值16%,而今年8月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发表讲话之后,美元又开始贬值。欧洲还未走出债务危机,受美国打压,欧元又出现升值,此外日元、澳元都持续走强,因此这场汇率战是美国挑起的。实际上,世界一些国家已经在采取措施,进行汇率保卫战,避免本国货币大幅升值。目前,世界经济刚刚缓慢复苏,且存在着诸多不确定因素,在这种情况下打汇率战,将使这次经济复苏夭折,严重时将带来更多金融灾难和经济大滑坡。

  如前面所述,“顺差在中国,利益在美国”,所以美国没有理由以中国有贸易顺差来压人民币升值。我国人民币汇率政策明确,第一,坚持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不动摇。但是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不等于升值,汇率要根据市场需求有升有降,如果迫使人民币升值超过我国实际承受力,那么不仅对中国不利,对世界经济同样不利。因为,目前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大幅提高,2009年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高达50%,如果人民币大幅升值,那么中国经济增速将大大放慢,对世界经济增长影响可想而知,因此这就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第二,今年6月19日以来,人民币已经升值接近3%,而我们的企业利润率仅在3%到5%之间,有的甚至更低。如果过度迫使人民币升值,不仅打击中国企业,也将打击在中国的外资企业。因此,无论从全球还是中美经贸关系看,汇率战都是百害无利。

  中国对美国的经济贡献不只在贸易上

  中美贸易出现不平衡的原因之一,在于美国限制高科技出口。

  中国对美国经济贡献不仅在贸易上,而且在人才流动、购买美国国债等方面美国都有获益。2008至2009学年,到美国的外国留学生达671616人,其中中国留学生98510人,占全球留美学生总数的14 .4%。自1985年以来,清华大学高科技专业毕业生的80%、北京大学高科技专业毕业生的76%都去了美国,美国《科学》杂志称之为“最肥沃的美国博士培养基地”。包括获得诺贝尔奖的八位华人科学家在内的中国大批精英源源不断流向美国,对美国科技创新、美国文化教育事业以及美国经济发展都作出了重大贡献。

  而美国对中国的技术出口限制不是越来越松,而是越来越紧。据中国海关统计,2001到2008年,中国从美国进口高技术产品占中国进口高科技产品总额的比重已经由18.3%下降到6.9%。今年3月,商务部长陈德铭在参加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年会上指出,美国三次对中国实施限制,2007年把中国单独列出来,对中国增加几十个品种的出口限制,其中包括航空航天等应用零部件我们想买都买不到。

  近期,奥巴马总统提出要向中国出口C -130运输机,这并不是什么新产品,是20世纪50年代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生产的,已经出口到50多个国家和地区,最后能不能出口中国,出口多少,还得看美国国会等研究……希望美国在高科技方面能够松绑,这样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就会减少。

  中国和美国,一个是发达的大市场,一个是发展中的潜在大市场。中国G D P虽然已经成为全球第二,但这只是总量上的。美国处于产业链的高端,中国依然处于产业链的低端,中美之间的互补性非常强,所以,美国向中国转移高科技的潜力很大,特别在能源方面的合作潜力尤甚。如果能发挥出互补性优势,进行互补互利合作,不搞贸易战,不搞汇率战,不仅对中美、对亚洲、对世界的和平稳定与繁荣都会做出有益的贡献。

贸易逆差对美国根本不算事

  美国是经济全球化、地区化和中美经贸关系的最大受益者,因为美国跨公司最多,掌握的专利也最多。单就全球500强而言,2009年美国139家跨国公司的全球销售收入为69770亿美元,占 当 年 全 球5 0 0强 销 售 总 额 的30.8%,是当年美国对外贸易额的2.6倍,是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12.8倍。

  这个数字说明,美国的贸易逆差对美国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如果加上美国跨国公司在全球市场的销售收入,美国从来就不存在贸易逆差。

  因为,跨国公司以全球市场为舞台进行资源和生产要素的优化组合。从亚洲来看,2009年美国与亚洲的贸易额为9683亿美元,占美国对外贸易的37%,对亚洲的贸易逆差3349亿美元,占美国贸易逆差总额5035亿美元的66.5%,但是权利和利益重心仍然在美国。为什么?

  从亚洲和美国的贸易特点来看,1997到2007年,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从500亿美元增加到30000亿。同期,亚洲国家和地区对中国的出口从500亿美元增加到3500亿美元,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对中国出口的一半是零部件,这些零部件在中国加工组装之后再出口到美国,就形成一条跨太平洋(601099)的供应链。再加上印度的软件出口,那么这个供应链就已经覆盖整个亚洲。

  亚洲对美国贸易顺差实质就是亚洲国家对美国出口廉价商品,换回美元,然后亚洲国家将这些美元的大部分购买美国的政府债券或者其他存款等回流到美国,回报率是3%到4%。美国再将回流到美国的货币直接投入到亚洲国家和地区,美国得到的回报率是10%到20%。这一对比就可以看出,美国对亚洲贸易逆差,最终美国仍是最大受益者。日本《经济学人》杂志周刊发表文章指出“世界经济已进入一体化时代,尽管如此,美日欧与中印之间仍然存在着巨大的工资差别,如果发达国家充分利用廉价劳动力,势必可以获得超额利润。通过跨国公司这些超额利润会使发达国家的经济和金融市场获得更大利益。”

  中国对美国贸易有巨额贸易顺差是事实,但是,这么大的顺差,谁受益最多需要弄清楚。从中美贸易来看,中国贸易的主要结构特点是加工贸易,占中国对外贸易的半壁江山,比如今年上半年,在华外商投资企业的加工贸易进出口额占中国加工贸易进出口总额的83 .3%。以江苏为例,今年前两个月,外商投资加工贸易进出口额占江苏省加工贸易进出口额的94.6%。

  中美贸易到底谁受益,可以几个实际的例子来说明。

  从2000年到2009年,中国出口玩偶50亿个,其中45%出口到美国。比如著名的芭比娃娃,原材料来自中东,在中国台湾地区加工为半成品,假发是日本的,然后在中国大陆组装成产品,在美国零售价为9.99美元,中国企业获得加工费0.35美元,而拥有该品牌的美国企业获得近八美元。再有,从2000年到2009年,中国出口电脑6.2亿台,出口美国占30%,在这期间,中国进口美国英特尔芯片等电脑零部件56亿美元。据上海海关实地调查显示,中国生产的惠普笔记本电脑市场销售价为1000美元,美国在销售环节得到169 .6美元,中国获得的加工费仅为30 .3美元,仅占每台电脑售价的3%。还有,苹果公司开发的ipad,据加州大学三位学者的研究结果表明,每台售价是299美元,苹果公司没有生产线,但美国获得专利设计营销收入是163美元,零部件主要来自日本、菲律宾、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零部件费为133美元,其中日本东芝公司获得93.39美元,在中国组装,中国一共拿四美元,其中加工费用是三美元,约占每台售价的1%。但是,根据原产地规则,中国向美国出口一台ipad,中国贸易顺差就增加150美元。

  这三个例子说明,中国对美国有很大的贸易顺差,而大部分利润却在美国———美国从中国进口廉价商品获得的好处是明显的,大体给美国的消费者每年节省上千亿美元。据美国摩根士丹利集团的统计显示,从1996年到2003年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是2291.8亿美元,但是这期间,物美价廉的商品不仅给美国消费者节省了6000多亿美元,而且使美国制造商降低了成本,帮助美国控制了通胀。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李长久
李长久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