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承晋:美国开启“量子互联网”进程,中国怎么办?

牟承晋 2020-07-30 浏览:

美国开启“量子互联网”进程,中国怎么办?

牟承晋

牟承晋:美国开启“量子互联网”进程,中国怎么办?

一、美国公布了“量子互联网蓝图”

7月23日,美国能源部(DOE)通告了构建与既有因特网并行的“量子互联网(Internet)美国蓝图”。美国科学部副部长保罗•佐巴撰文称,“我们向完全安全的互联网(Internet)又迈进了一步”,“量子互联网将把能够解决难以置信的复杂性挑战计算机连接起来,使信息的流动变得更快,开启科学研究和经济发展的全新领域”。

该蓝图列出了实现目标的优先研究机会:

1、为量子互联网提供基础构建模块;

2、集成量子网络设备;

3、为量子纠缠创造重复、交换和路由技术;

4、允许量子网络功能的错误修正。

显见,量子互联网不仅仅是为了更好地解决安全问题,不仅仅是对于采用IPv6协议过渡的“量”和“质”的飞跃。在网络基本协议、基础结构、基础设施、路由解析、功能应用、未来互联等所有方面,都很可能彻底摈弃IPv6,构建与美国军方稳定可靠的IPv4核心网络平台并行不悖的全新系统。据悉,美军已经打算“出售”IPv4的IP地址,也许量子互联网的域名地址体系,已经有了可以替代IPv6、兼容IPV4的重大科研成果?

美国能源部的通告,再次证实了我们对美国早已策划构建新型网络替代目前的因特网(Internet)的预测。当我们还在为“规模部署IPv6”不遗余力时,我们很可能在网络科学技术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工程技术的应用方面,又被美国远远甩在了后边。落后,将不是半个世纪、甚至是一个世纪。

二、我国让渡网络主权的战略失误

我国1994年全面接入因特网时,并没有真正认识到因特网是美国控制的主权网络,没有认识到它将带给我们网络主权进而国家主权“受制于人”的巨大危险性、严重性和复杂性。我国几乎未加防范地接受了美国设计、构建的因特网(美国主权网络),还主动称其为“国际互联网”。

“全面接入因特网”,不仅是全面接受美国的网络科学技术,也是全面接受美国制定的网络管控规则,以及美国灌输与导引的因特网构建、形成、维护、发展理念。其中重要的是,全盘接受了美国单方面规范的域名、IP地址、AS编码体系,以及其完整的DNS解析系统(包括网络通讯路由表等)。

换言之,我国向美国“让渡”了属于国家网络主权范畴的关键部分,包括知识产权所有权、域名地址分配权、法律管辖裁判权、路由主导支配权等等;“让渡”了直接关系国家安全的因特网域名地址体系构成的我国网络信息安全空间。

2015年第二届乌镇大会之前,我国领导人几乎没有在公开国际场合呼吁“网络主权”,我国政府没有在网络主权问题上同美国据理力争。我国的因特网.CN国家顶级域名,2002年就被交易给了具有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背景的美国Neustar公司全球注册经营,Neustar在5年间就在世界各地发展了81家.CN域名中国海外注册商(不包括港澳台地区)。

这些年,我们已经比较深刻地认识到,美国从一开始就充分利用其网络科技优势,不断侵蚀、蚕食我国的网络信息主权和安全。十多年前,美国民主党的希拉里就公开趾高气扬地宣称,穿过中国的(网络)“长城防火墙”,可以到达中国的任何地方。不久前,美国共和党的班农等更是进言美国政府,咄咄逼人地敦促,“美国政策必须要求中国拆除其长城防火墙”。班农断言,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前,实现“拆除”中国的(网络)“长城防火墙”,技术不是问题。

实际上,1998年前后,中国工程院院士童志鹏、周仲义、魏正耀、倪光南以及中国科学院教授吕述望、赵战生等,都旗帜鲜明地提出了我国的网络主权和安全问题,提出构建自主创新、不受制于人的我国主权公众网络。在党的十五大领导人的默许下,原信息产业部、科技部低调但明确地支持了中国科技人员自主研发IPV9、参与制订未来网络国际标准等创新活动。

但是,“韬光养晦”、“借船出海”的大环境还是掩盖、吞噬、遏制了我国网络主权和安全的呼声。我国网络主权和安全的声索,被卷入了一个个孤立的“技术发明”漩涡,没有形成自上而下、自下而上同心同德的振兴合力、举国协力。我国网络信息业界长期滋长、纵容网络术语的混乱和无知、网络基础理论研究的断层和荒废,网络科技教育的浅薄和混沌,贻害匪浅,是导致我国网络信息空间主权和安全战略失误的重要原因。

查看全文
28
0
0
0
9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