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铭: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吴 铭 2020-03-25 浏览:

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鲁迅先生曾经提醒中国人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我们中国吃过汪精卫“一百多鬼子,二百多伪军”的亏,吃过蒋介石派特务到南朝鲜残害志愿军战俘的亏,吃过李鸿章、余保纯、胡适、汤丙会这类吃里扒外、为虎作伥者的亏,所以,我们永远不能忘记鲁迅先生的这个警告。

吴铭: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考虑到中国人曾经的这些经验教训,我提出这样的怀疑:有没有可能,这场疫情之所以在中国发生、发展,是中国国内的某些人与美国法西斯密切暗地配合而刻意制造并传播的。所以,才会选在春节之前、选在九省通衢的武汉“爆发”这场恶性疫情,才会与美国掩盖疫情、从股市撤资的行动“巧合”得严丝合缝。所以,才会在疫情爆发之初,有些人拼命掩盖隐瞒,并散布疫情“不会人传染人,可防可控”的假消息、误导中国决策,以便于让疫情借助春节放假,向全国传播,造成中国先于美国爆发疫情的假象,并在舆论上加以协作炒作,刻意制造这种假象,以便配合美国把疫情根源诬赖在中国身上,为美国华尔街金融争取时间,从股市撤出资金,从而达到了一箭多雕的阴谋。

我只是说可能,不是肯定,现在如果这么肯定,恐怕会遗漏反动势力的罪恶。究竟真相如何,有待中国政府组织安全、公安、卫健部门追查而定,有待中国人民深入分析研究确定。

我持此种怀疑的理由有如下几点:

一是长期以来,中国有为数众多的“香蕉人”洋奴。这些人虽然生在中国、长在中国,但一心向着美国,对美国俯首帖耳,恨不生为美国人。凡事,只要是中国的便拼命抹黑、诬蔑、歪曲、攻击;凡是美国的,便拼命美化、粉饰,是为“国际驰名双标”人。这种人可能人数并不多,但是,却相当程度上控制中国媒体、教育、宣传、科研、甚至是政权,能量极大,破坏性极强。在这次中国人民的抗疫中,他们有很多上乘表演。抹黑、歪曲、干扰中国人民抗疫的根本力量,当然是美国法西斯政客,但是冲锋陷阵的,则多为这支“伪军”力量。他们放大了美国政客抹黑中国、诬赖中国的言论。甚至美国媒体对中国人民“亚洲病夫”“中国病毒”“武汉病毒”这样赤裸裸的攻击,他们也丝毫不以为逆,在病毒根源尚未查明而且很可能是美国时,就要求中国向全世界“道歉”。

吴铭: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再甚至,关于“搞清病毒来源”的指示,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耿爽、华春莹反击美国的正当言论,也在这帮人攻击抹黑之列。这些人,根本无视2019年7月美国生化病毒研究基地德特里克堡突然关闭、8月9月所谓“电子烟肺炎”“新型流感”感染2600万人死亡两万多人,而且其中肯定有新型病毒感染肺炎所致的事实。

至于“枉死者”论、“手机扔一地”论、“没有胜利、只有结束”论、“本可避免”论、“只付出代价”论、“瞒、瞒、瞒”论、“错、错、错”论,这类舆论更是干扰中国人民抗疫的努力、干扰全世界人民追查病毒来源的努力、贬低了中国人民的伟大抗疫成绩,极其巧妙而隐蔽的配合了美国法西斯掩盖疫情、诬赖中国的阴谋。

请注意,公知如汪方等人,一贯对共产党怀疑刻骨铭心仇恨、对中国人民的生死是不那么关心的公知们,当中国人民全力投入抗疫之际,却一反常态、表现得极为关心中国人民。不可疑吗?

其二,从资本逐利的角度看,中国国内的官僚买办资本势力,也有足够理由和冲动,配合美国法西斯在中国制造并极力扩大这场疫情。当前,从官僚买办资本势力的政策来看,他们完全“做大做强做优”的政治决定于不顾,刻意把公有制、公立医疗系统完全搞跨,以便“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让医疗产业化、医疗产业支柱化。他们也相当程度上达到了这个目标,当前,诸如莆田系私立医院,在数量上已经占据了中国医疗的半壁河山,但是,在这次抗疫中,却鲜有贡献,表现恶劣。我本人怀疑,所谓“社会办医”如此臭名昭著而又能如此迅速地扩展,仅仅是福建省莆田市的那点民间资本,它是没有这么大的政治能量和资本能量的,其资本的背景是非常可疑的,是不是有华尔街资本的极力扶持?

吴铭: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这个资本背景来历不明的“社会资本”及其扶持的医疗体系,完全有理由和动力,来配合制造和传播这次恶性疫情,虽然他们的本性和美国的医疗体系一样,无力抗疫,也无意于抗疫。但是,毫无疑问,如果不是中国公立医院和解放军医院的残存,如果不是公有制企业的残存,那么,中国人民将不得不依赖这个私立医疗体系,肯定会和美国人民那样,不知道多少生命会枉死于这场疫情,不知道疫情会延续几时,不知道会给中国人民造成多大生命财产损失。

查看全文
176
1
0
16
1
3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