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胜君:美军介入南海,和平还是威胁?

卢胜君 2020-03-25 浏览:

借印太战略加大对印太地区的军力投入,编织对华军事包围圈,试图建立以美国为主导、美日澳印四国集团为核心、逐渐扩展同盟伙伴关系的印太安全结构,利用朝鲜核导问题,加强在韩国、日本甚至台湾地区的反导系统,保持对中国的纵深威慑,这是其战略棋局的布设。

提升美在印太军事基地和军事设施的地位和作用,强化美印太司令部的军事职能及前沿兵力部署,增加航母战斗集群在南海的存在,以利美军工复合体增加美军的军品采购和对外出售军品,深化与盟国伙伴关系在南海开展军事演训,这是其战略力量的重塑。

增加对中国的海空抵近侦察,挑拨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南海声索国与中国的关系,持续推广在南海及东海、台海及整个印太地区的“航行与飞越自由”行动,实施旨在提高南海形势感知能力的“海洋安全倡议”,筹建印太地区海洋形势感知网,这是其战略举措的配合。

上述行径足以说明,美国打着“航行自由”的幌子,频繁对中国实施抵近侦察和高压威慑,并借机加固前沿军力部署,以缩紧对中国的战略遏堵,这是美国的核心企图。这一点必须彻底揭穿。因此,前文的发问便有了解答:美军不是为和平而来的,美军是为其称霸全球的目标、制造威胁、强化存在而来的。

美军介入南海针对的又是谁

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且最具特色的双边关系。近年来,美国在南海问题上愈发忧虑,高调派军舰进入中国岛礁邻近水域,远已超越了航行自由,是明目张胆的政治挑衅,是对中国主权及国家安全的严重威胁。美国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横行南海,炫耀武力,大大加剧了南海地区的战争风险,作为美国历史性、例行性的航行自由早已演变成了针对中国的军事恫吓和外交宣示。

“亚太再平衡”战略以后,美国日益反思并逐渐认识到,涵盖南海的印太地区已成为世界经济的重要引擎、全球消费品的主要产地,该地区有全球第二、第三大经济体,到本世纪中期将拥有世界上超过70%的人口,且拥有7支最大的常备军队、5个有核国家,5个结盟国家;印太地区环境、历史、文化和政治差异及强大的军事能力,使该地区充满战略挑战。[陈方明:《特朗普政府“印太战略”初析》,载《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8年第4期,第38页。]印太地区有美众多的盟友和军事基地,因而在美国的战略棋盘上,基于扼制海上通道和控制欧亚大陆重心的考虑,称霸亚太是其印太战略必须掌控的核心,中国则必然是其看防的重点。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20世纪后半叶,中美先后在第一岛链起点朝鲜半岛、终点中南半岛,有过两次军事较量,中国在两大半岛对朝对越的支援行动,大大抑制了美国势力的蔓延,也将美国禁绝在北纬38°和北纬17°线两条势力线以南,粉碎了美帝阻止社会主义阵营南下的梦想,中国由此也赢得了相对长久的和平发展空间。

回望欧亚大陆,20世纪90年代东欧已发生了巨变,倒下了一个巨人。21世纪的今天新时代的东方又站起了一个新的巨人。

美军介入南海到底针对的是谁?可以直言不讳的说就是中国。压制中国海上军事能力是美国遏制战略的重要目标。用军事手段肢解中国在南海的防御建设是美国蓄谋已久的企图。纵横捭阖,基于自身实力和地缘因素的制约,昔日东南亚传统的地区强国虽在竭尽全力,但终究无法进入制约世界强权的第一梯队,因而难入强权势力的法眼,构不成对霸权势力的硬性约束。

当下,南海已成为美国印太战略推行的重要前沿据点,其东西南北布满了美军事基地,针对中国正当的岛礁建设,密织了前沿网络化军事封控和部署,从外线到内线,从海空到地面,全面紧逼,层层布设,以压制中国的制海能力,逼迫中国收缩战略意志。强权势力之所以死死盯住南海,其目的在于遏制并压制中国发展以重型运载火箭为基础的航天力量、有效的二次核打击能力和以航母作战集群为核心的远洋海军潜力,防止坐实南海,向南进入南太平洋,绕过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对其南部构成威慑;向西进入印度洋,延伸火力至欧洲以及南大西洋方向。

美国巡航南海其根本在于遏阻中国海空力量的崛起,进而维护其在南海地区传统的制海权。中国越维权,美国越要遏压。因此,美军介入南海是必然的,巡航南海缩紧对其亚太对手的扼控是美印太战略的重心,针对的主要对象就是中国,防范的重点就是削压中国日益增长的海上战略实力。

敌之企图如何才能化为泡影

南海是中国走向海洋强国的起锚点,也是最有可能成为中美正面对撞的地缘交汇点,未来中美博弈前沿就在于此,美会继续利用其亚太同盟体系制造事端,强化其东线战略,以将中国遏堵在其战略前哨。

威慑挑衅者最管用的手段就是积极的反制和有效的回应。美国蓄意性阶段性进入我领海领空,严重破坏了地区的安全秩序,严重危害了地区的和平稳定,严重加剧了战争威胁。一边挑唆周边与我为敌,一边利用军事力量恫吓中国,对于美国这种强权干涉行径,最实在的办法就是以迂为进,用建设给予直面回击。

查看全文
2
0
0
0
1
7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