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你大猫跳出来,我4个3炸你,行不行?

司马南 2020-03-22 浏览:

你大猫跳出来,我4个3炸你,行不行?

司马南

司马南:你大猫跳出来,我4个3炸你,行不行?

武汉连续几天新增、新增疑似、现有疑似均保持零记录!

自然还属于阶段性成果,但已经是伟大的历史性成就了,横竖胜利,尚未结束。

开始,有人在太平洋对岸,瞧着中国疫情蔓延幸灾乐祸拈花微笑,后来火烧了眉毛,股市连发4个熔断,又气急败坏急于甩锅,其人、其类人不把精力用在国内防疫,却把大部分的时间用来作秀和抹黑别人,把新冠肺炎病毒说成是中国病毒、华人病毒。于是,围绕着新冠病毒的来源及其命名等问题,科学家、政治家、外交家,连同我们这些网虫,一通忙乱。

有必要做一个大致的梳理。

前几天,我在微博中转发了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先生的一个观点:病毒源头的问题还是应该让科学家来回答,其他人猜测没有意义,且对各个国家抗击疫情的工作也没任何帮助,可能会制造一些恐慌、歧视,甚至传播谣言……

我当然赞同他的说法,无疑病毒源头何在是一个科学的问题,厘清这个问题的头绪,给出科学的结论,当然应该是科学家的事。

科学问题闭合之环有它的外围边界,谁都可以插嘴发表意见,但老实说,若非经过专业修炼,外行的大嘴、小嘴、尖嘴、方嘴在专业范围之内是插不进去的。科学问题上必须有老老实实的态度,实事求是的精神,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并随时准备修正错误,专业门槛绝非谁都可以跨越,“没有人比我更懂得传染病”,世界人民都知道那是一个笑话。

然而,科学问题并非存在于一个理想态之中,人们只集中精力探讨科学问题就行,我们所遭遇的是复杂的外交斗争,是意识形态话语权之争,是秀才遇到兵,你说该怎么办呢?你想的是赶路,人家的目的是打劫,锵锵威武,寻衅滋事,凶巴巴地杀上门来,老大咆哮号令三军。

那还说啥呀?操起家伙跟他干呗。必须开展有理有据有节的斗争。

我认识的某公,曾经主张且亲身实践,外交官主要任务是媾和与发展友好关系,注意洋人表情肌的每一微小变化,陪上不变的盈笑。 于是媾着媾着,果真便心降了西人定义的所谓普世价值,便丧失了斗争的勇气,便失去了外交的原则,便将主要的精力用在了呵斥国内爱国冲动上,便将洋大人高兴作为了自己的政绩,便将洋大人高兴与否,作为自己是非对错的唯一标准。

最近,我若干外交官,驻英的,驻美的,驻外的,不驻外的,熟脸儿的,半熟脸儿的,男的,还有女的,在世界范围之内,就新冠疫情问题,多有坚定正确政治方向下的生动表现创造性表现,犹如抗战初期我党所领导的山地游击战,特别值得嘉许。副司局级外交官在私人社交账号上探问美国0号病人是其生动一例。

有些问题是必须问的。答记者问是问,私人社交账号问也是问。史上美国发生的流感为什么叫西班牙流感啊?缺少历史常识,自然不会懂得接受历史的教训。

西班牙干的坏事不少,但在流感的问题上,他算倒霉。法国雇佣兵把美国流感带到了西班牙,西班牙流感说法一直沿用至今。

大战之后我们有了联合国,有了联合国卫生组织,人类进入了文明时代,关于传染病的命名有了一套命名规则。

偏偏有人主张美国第一,连给传染病命名,美国都要争个初名权,争将一国利益凌驾于全世界人民的利益之上,还要恶心别人、踩着别人、诬陷别人,煽动种族主义狂潮,这当然就不行了。

按照金毛大统领强词夺理“发生地在中国所以叫中国病毒”的逻辑,当年西班牙流感首先发生在美国,那不正应该叫美国流感吗?2009年H1N1流感袭击全球,美国乃为最初发源地之一,甲型H1n1流感是不是也应该叫美国流感呢?

中国较低级别的外交官(相对于总统级别副总统而言)关于美国什么时候发现新冠肺炎病毒的事情质疑美国,希望得到有关方面的解答,引发了很多人的不快,包括国内的公知,他们的屁股不知道什么时候用502胶水粘牢在美国的板凳上,频频向中国发难,指贵中国外交官不应该用这种口气跟美国说话,洋大人听了会不高兴的。

中国的外交是独立自主的外交,中国的外交旨在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和世界和平,不是为了美国政客高兴。

新冠肺炎病毒究竟从哪里来?当然要由科学家来给出结论,问题是在科学结论没有给出的情况下,美国政客对中国不停的诬陷攻击,煽动种族主义潮流,早巳超出了科学之争,而是一个意识形态话语权之争了,既然美国政客一再对中国发起意识形态攻击、社会制度攻击,我们只是反问一句,这有什么不合适,有什么不得体的呢?孔夫子教导我们,来而不往非礼也。

科学家尽他们的职责研究新冠肺炎病毒究竟从哪来,政论家则可以发表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美国的老牌政客,高级别的政客抹黑中国,中国级别较低的官员,在私人的账号上回怼一句,我看这已经足够克制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好比玩扑克,你大猫亲自跳将出来,我4个3炸你,行不行啊?你觉得不爽,那就对了,这个世界谁也不能由着性子来。

与美国政客这种放肆的攻击相联系的是美国有些人正在推动什么“中国赔偿”,还要以法律的形式明确之,在摄像机镜头的特写下,全世界人民都看到了金毛大统领亲自把“冠状病毒”改成“华人病毒”,这分明是要转嫁危机,转移压力,煽动仇恨。竞选时,他目标对准非法移民,嗨翻了天的选民助他拿了票,今天防控新冠肺炎病毒时,他又把目标对准华人,对准中国,以期煽动仇恨图谋更多。

查看全文
司马南
司马南
主持人,学者
41
0
1
5
1
0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