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湖北承认中医药作用未得到充分发挥,参与率仅30% ,已严令限期改正

壬 岷 2020-02-14 浏览:

【震惊】湖北承认中医药作用未得到充分发挥,参与率仅30% ,已严令限期改正

  

2月12日,湖北疫情防控指挥部一份文件在网络上流传。文件承认:湖北新冠肺炎患者中医药使用比例只有30.2%,远低于全国87%的水平,中医药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影响了救治效果。这一惊天消息,对关心中医药在湖北应用的人,是痛心和惋惜,也解释了许多疑惑;对关心什么才是适合湖北的治疗方案的人,是找到了答案。亡羊补牢、迷途知返,湖北要痛定思痛,按自己这份文件所要求的那样,真正发挥好中医药的作用,让更多被“无特效药”论吓坏了的新冠肺炎患者得到更好救治,才是积极的态度。

【震惊】湖北承认中医药作用未得到充分发挥,参与率仅30% ,已严令限期改正

【震惊】湖北承认中医药作用未得到充分发挥,参与率仅30% ,已严令限期改正

一、文件印证了我们的猜测,而且更严重

文件说:“据网络直报统计,截止2月10日24时,我省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29631人。中医药参与治疗人数8963人,中医药参与治疗率仅为30.2%,远远低于全国其他省份87%的平均水平。”

本号连续刊文三篇,报道了应用中医药参与患者救治中河南、广东等先进省份的经验,指出湖北始终未真正重视中医药的作用,对是否使用中药、给什么人使用中药犹豫、徘徊。我们所依据的材料,是从网络上找来的蛛丝马迹,加以判断和分析,一些结论只能是猜测的。这份文件的出现,印证了我们的猜测是准确的,而且比我们能想象的还要严重。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回顾一下前三篇文章,此处不再展开。

文1:又是硬核河南,90%病例服用了中药

文2:武汉不应再倒退,果断用中药,多省经验应在湖北推广

文3:中药在武汉疗效好,但未下决心大力推广

这份文件说外省中医药介入比例87%,这倒是一个值得欣慰的数字。

二、文件也解释了很多疑惑

2月2日武汉指挥部医疗组红头文件要求,所有定点医疗机构要在2月3日24时前给中轻度患者使用中药,结果只送出了5000份。

2月7日,《健康报》采访中医专家组组长、中科院院士仝小林,文章一个小标题还叫做“ 方舱患者有望用上中药”。2号的文件都发出5天了,结果方舱医院患者才仅仅是“有望”用上中药。

2月10日《 中国中医药报》独家消息:武汉市卫健委中医药管理处负责人表示,目前武汉市社区要求两类人服药,一是集中隔离的人,二是社区排查有需求人群,这和2号的红头文件相去甚远。

不仅如此,这些事情似乎也有了解释:

2月11日,中纪委官网罕见跨界发声,力挺中医;

2月12日,卫健委官网发文,再次强调防治工作中建立健全中西医协作机制。

2月12日,各大媒体都报道了中央指导组紧急约谈武汉领导。其实,何止转运环节有问题,治疗方案就没问题了吗?

2月12日,新华网转载《经济参考报》文章: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疗效明显。

……

三、为何“影响了救治效果”?

文件说:“中医药参与救治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影响了救治效果。”

尽管这句话姗姗来迟,但总算认识到了这一点。为什么说“中医药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影响了救治效果?”

1、事实证明,中医药是最适合的武汉的治疗方法。

西医无特效药,只能提供对症治疗和支持治疗,这一点经过媒体无数遍的重复,全国已经没有一个人不知道。问题是,武汉瞬间出现的大量疑似病例、发热患者、密切接触者用什么药救治和预防?外省床位充足,即便不使用中医中药,用西医的支持疗法也不是不可以。但武汉不同,湖北不同。

有限的床位长期无法收治武汉的患者,所以我们看到了微博上无数条泣血的求救。2月4日前,武汉并未实行“四集中”政策,无法收治的人都在家中焦急的等待(直到2月13日,这类求救微博依旧未停止)。他们中的很多人,眼睁睁看着家人从轻症发展到重症,从重症发展到危重症,最后死去。一家人都感染的情况相当多。我跟踪了微博超话中的大约50人的求救信息,2月1-4日的4天当中,去世了的4~5人基本都是这类情况。湖北的病死率为什么那么高,和患者、疑似病例得不到及时救治有直接关系。

如果一开始就像中医专家组组长仝小林院士后来所做的那样,用大锅熬药,给中轻症患者和疑似病例送去服用,就会是另一个结果。中药容易获得且高度有效,完全可以减少危重症的发生率,进而减少死亡病例的发生率。

为何这样肯定?2月6日,国家中医药局宣布重大消息,中药清肺排毒汤治疗新冠肺炎总有效率可达90%以上(查看报道)。

广州研制的透解祛瘟颗粒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轻症)确诊病人50例,经1周临床观察全部患者体温恢复正常,50%患者咳嗽症状消失,52.4%咽痛症状消失,69.6%乏力症状消失,无一例患者转重症。(查看报道)。各省使用中医取得疗效的案例,实在非常之多。

查看全文
0
0
0
2
0
12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