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新城:必须警惕和防止颜色革命

佚名 2019-08-15 浏览:

必须警惕和防止颜色革命

周新城

最近,一系列国家发生接连发生颜色革命,政权更迭,政局动荡,引起了全世界的注意。这种由美国导演的推翻现政权的所谓“革命”,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一、颜色革命是有规律可寻的

 所谓颜色革命,其实不是什么革命,而是通过和平的“街头政治”方式(有时也不排除使用暴力,但主要的不是暴力方式)颠覆政权的一种政变。这并不是什么新玩意儿,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东欧国家的政局剧变就是一个典型(最早叫天鹅绒革命,比喻像踏着天鹅绒一样向前滑行,意思是没有暴力行动的改变政权),后来在一系列东欧、中亚以及北非国家重演。由于在颠覆政权的过程中,夺取政权的反对派往往用某种颜色作为标志,例如,乌克兰用橙色作为标志,格鲁吉亚用玫瑰色作为标志,吉尔吉斯斯坦用黄色作为标志,突尼斯用茉莉花作为标志,等等,所以把这类事件统称为“颜色革命”。

应该区分两类不同性质的颜色革命:

一类是改变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性质,把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本主义的资产阶级专政,像上世纪8090年代苏联东欧国家发生的政局剧变那样,这类颜色革命,实质上就是我们常讲的和平演变

另一类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把现政权改变成为亲美的(或更加亲美的)政权,本世纪以来,剧变以后的东欧、中亚以及北非许多国家发生的事件,实质就是如此。

对我国来说,总结第一类政变的教训更为重要一些。遗憾的是,我们对苏东剧变的原因和教训,至今在一系列原则问题上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这对于我们防止苏东剧变在我国重演,也就是说防止和平演变,是十分不利的。

尽管两类颜色革命的性质不一样,但两者具有许多共同之处,有一些规律性可以探寻。已发生的颜色革命大体上都是这样的几步。

第一步,制造颠覆现政权的舆论。毛泽东同志说过,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是要先制造舆论,做意识形态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阶级也是这样。

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由美国背后支持、操纵的颜色革命都是如此,无一例外。这种意识形态工作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是把现政权妖魔化。收集政府工作中的毛病、错误,加以夸大,煽动群众的不满。有时抓住某个突出事例反复宣传,使群众对现政权的劣迹有一个深刻的印象。在苏联剧变过程中,敌对势力揪住肃反扩大化大做文章,任意扩大肃反中被镇压的人数,详细叙述迫害的过程,描写各种细节,制造恐怖气氛,动摇群众对现政权的信任,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这是屡试不爽的。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搞颜色革命,首先是制造否定共产党的历史和社会主义实践的舆论,把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斗争以及社会主义时期的建设说得一无是处,歪曲污蔑,无所不用其极,这样,打倒z共产党、推翻社会主义就是正义的、顺理成章的事情了。正如习近平总结苏联演变的教训时指出的,苏联向资本主义演变,是从否定历史开始的,否定苏联历史、否定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一路否下去,城头变幻大王旗,一夜之间。政局变化可以是突然发生的,思想变化却是逐渐的、潜移默化的,人是有思想的,思想防线突破了,其他防线也就守不住了。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历史虚无主义是会导致亡党亡国的,这是苏联演变的历史教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们必须牢记这个血的教训。

另一类是通过舆论工具的宣传以及人员的来往,灌输美国的价值观,美化美国式的民主、自由,让广大人民群众潜移默化地认同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为有朝一日建立亲美政权奠定思想基础。对这一类放长线钓大鱼式的舆论工作也应该保持高度警惕,千万不能被美国的民主、自由忽悠了。

第二步,建立政治组织。在制造舆论、搞乱人们思想的基础上,建立反对派组织,这是颜色革命的重要一步。有了组织就可以去影响更多的人。先是不那么定型的非正式组织,进一步是成立反对党。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同意成立所谓反党的“非正式组织”,实际上就是允许有组织地、公开地进行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活动;随着形势的变化,在“非正式组织”的基础上必然成立反对党,而同意成立反对党,就意味着实行多党制;一实行多党制,必然导致取消共产党的领导地位,这就为资产阶级政党夺取政权创造条件。所以,对那些非政府组织,尤其是西方支持的非政府组织,必须严格控制和管理,只能允许它们在法律(尤其是宪法)范围内进行活动,决不能听任其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活动。尤其要严格管理西方资助的资金的来源及其使用情况。对那些非法政党,更应该坚决取缔。在这方面,决不能顾忌西方的反应而犹豫、姑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则是组织亲美派,以便带领不明真相的群众进行政治活动,伺机夺权。

第三步,物色有影响的、具有一定号召力的自由主义分子和亲美人士(最好是体制内的头面人物),作为反对派的领袖,以便把力图推翻现政权的各色人等聚集在一起,一旦时机成熟,就可以由他带领群众向现政权发起进攻,组织以他为首的新政权。这种人最好是经过美国培训的,或者是与美国的机构有着密切联系的,必须具有明显的亲美倾向,“靠得住的”。亲手解散苏联的戈尔巴乔夫就是西方物色到的“自己人”(撒切尔夫人语)。我国曾经出现过的网上选举总统丑剧,也是物色反对派领袖的意思。

查看全文
4
0
0
9
1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