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华网络意识形态输出的新变化及我们的应对

刘建华 2019-08-13 浏览:

二、美国对华网络意识形态输出的新变化

互联网技术的广泛运用为美国意识形态输出提供了更为便捷、隐蔽的平台。作为世界上网民人数最多的大国——中国因其具有特色的社会制度、强大的经济实力以及极具潜力的发展态势,自然成为美国战略围堵和遏制的对象。为了遏制并和平演变中国,金融危机后的美国正在对华进行着一场史无前例的网络意识形态战略攻势。

1.以核心技术为支撑实施网络渗透

网络渗透属于网络安全学术语,是攻击者常用的一种以互联网为工具进行技术攻击或信息攻击的高技术手段。网络渗透包括网络技术渗透和网络信息渗透两种方式:(1)网络技术渗透是借助互联网技术,包括黑客技术,植入某个大型网络主机服务器群主,进而瘫痪或恶意攻击对方技术设备的手段;(2)网络信息渗透则是借助互联网技术优势,植入渗透者刻意包装或加工的信息,使被渗透者在这一信息的蛊惑和影响下,颠覆其已有的价值观和思想,接受渗透者的价值观和思想。相对于网络技术渗透,网络信息渗透更加隐蔽,其破坏性更大。发生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网络渗透实际上是依赖技术优势的网络信息渗透,而能够实现网络信息渗透的一定是以核心技术为支撑的网络技术强国。

互联网兴起于美国,在推动网络技术发展的过程中,美国仍然有着绝对的技术优势并一直把控着世界市场。这种基于核心技术的优势不仅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而且也导致使用美国这一技术的国家对其技术及体系产生高度的依赖,进而使美国牢牢掌握和控制这一技术和体系所赖以体现的思想和价值。为了实现美国主导世界的目的,在战略上,早在20世纪末,克林顿政府就提出了全面网络自由战略网络空间国际战略,美国凭借自身的网络技术优势,向外全方位、立体化地营销美国的政治制度、价值观念。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更是肆无忌惮地借助互联网向亚洲、北非地区进行价值观输出,实现其“公共价值观外交”策略。时任国务卿希拉里把“网络外交”作为美国外交策略之一,明确提出要利用互联网技术和平台开展对外交往和价值传播活动。就连历史悠久的“美国之音”也于201111月停止对华汉语广播,开启了网络接触中国民众并实现对华意识形态传播的数字领域转换。特朗普上台后接管了奥巴马的脸书(Facebook)、优兔(YouTube)、照片墙(Instagram)等社交网络平台的账号,同时升级了网络传播技术,倚重互联网Web2.0时代新媒体技术的输出方式,向外传播美国的民主”价值。

为了配合美国网络空间的所谓“全面网络自由战略”,在战术上,美国对其倡导的“普世价值”包装后进行互联网营销,同时推行“公民社会2.0计划,不断更新翻墙软件和影子网络的技术研发和提供方式,进而向外输出美国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以此向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北非各国进行网络思想和信息渗透。这种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和传播使得互联网空间日益成为意识形态领域角力的主战场,拥有互联网技术强势的美国为了达到控制和称霸世界的目的,也将价值观外交的重点放在数字领域。对于美国霸权具有潜在挑战的中国更成了其全球意识形态战略输出的主要对象。互联网参与的主体是青年,而美国正是看中了中国青年的互联网主体优势,一方面通过升级互联网传播模式,借助博客、视频网络、推特(Twitter)等向中国青年网民进行价值观渗透;另一方面通过企业资本入股、培植代言人方式,试图控制我国网络传播平台,引导舆论生态。此外,美国不时借文化传播学术交流等名义在中国自觉不自觉地进行美国意识形态传播,而且后者的隐蔽性和冲击力更大。美国这种或明或暗的网络意识形态战略输出,极大地冲击着中国主流意识形态的巩固和发展,影响了中国人既有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威胁着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安全。为此,习近平警示:“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基本不看主流媒体,大部分信息都从网上获取。必须正视这个事实,加大力量投入,尽快掌握这个舆论战场上的主动权,不能被边缘化了。”⑥

2.以资本优势为主导进行网络策反

策反一词属于情报学术语,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各种心理、技术手段或利益诱惑,把敌对一方人员转化为策反者一方,为策反者服务。被策反的敌方人员可以继续发展为策反者一方的间谍,也可为策反者提供特殊的技能和服务,以此实现情报工作效果的最大化。实践表明,在国与国的“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中,实现敌对方的策反是“和平演变”的主要方式。传统意义上的策反工作多是策反者通过书信、暗号及密会的方式进行,但也有通过胁迫和威逼利诱方法实施的。通常情况下,传统策反工作的时效缓慢,其危险系数也较高。在网络社会,互联网在极大地方便人们信息沟通的同时,也为策反工作提供了便捷的通道。对于策反者而言,可以借助互联网快速地实现虚拟策反,同时,也因为网络的虚拟特性以及人机交互技术的便捷操作,可以最大限度地不使策反者暴露于危险的境地,从而实现其策反目的和策反效果,学术界称之为“网络策反”。由于“网络策反”是基于互联网技术发展的结果,同时也是经济全球化、市场化技术广泛应用的结果,因此这种策反工作不仅需要技术的优势,更需要资本的优势。技术优势为策反工作提供了手段,资本优势为策反工作提供了资本和利益诱惑,技术优势与资本优势的叠加组合是实现网络策反的前提和基础。

查看全文
2
0
0
1
4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