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俗而不媚俗,需要正确的文艺思想引领

忽培元 2020-04-24 浏览:

我们这个世界不安宁,两大意识形态,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所谓的西方发达国家和我们发展中国家,两种世界,很难有共同情感和共同立场。这次疫情,两种制度,两种态度,两种局面,两种效果,看得一清二楚。

资本主义平时大谈民主,人权,可灾难一来,如何对待人的生命,对劳动人民报以怎样的态度和情感,结果怎么样?而我们又是怎么样的,不言自明。通过比较,我们看得更加清楚了。不管你叫社会主义,还是叫资本主义,你对全体社会成员的态度和感情,是高低真伪的试金石。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是高还是低,是伟大还是渺小,是光明还是黑暗,是崇高还是卑劣等等,不辩自明。

所以,我们开这样的会,一定要强调正确的文艺观和文学立场。一定要进一步统一思想明确任务,为我们这个时代,为我们这个国家,为我们民族和全人类,做出我们的贡献。最后归结为一句话,通俗不媚俗。这是文学的最高境界。所谓“通俗”,就是与大众心灵相通。所谓不媚俗,就是指要远离“暴露狂”。那种为了“暴露”而脱离普通人情感,那种谁也看不懂的阴暗诗歌也好,其它灰色作品也好,劳动人民不喜欢,也是不需要的。有些书获了奖,我看了半天看不懂。有些小说获了大奖,我怎么也看不明白他在写什么,就是把水搅浑以表深刻。这样老百姓闹得清楚吗?这就是你的高明吗?鲁迅先生讲过,把水搅浑了,浑水一潭,以表现深沉。宁要清清爽爽清澈见底的清流,也不要那样的浑水的深刻。所以我们哪怕写一首小诗,也要让人能看懂。就像白居易写的诗,给农村的老太婆读,老太婆听明白了,他才认为是好诗。这是一个鉴别文艺的标准问题。不要有意识地把自己的作品,写的连自己都弄不明白,这样别人更看不懂,我认为这样的所谓高深之作,谈不上什么生命力,即使获了奖,也没有什么值得推崇。

我最近读《红楼梦》,也读了托尔斯泰的《复活》,罗曼·罗兰的《名人传》,同时,也在读海明威的中短篇小说。我觉得在文学史上留下来的光辉名字和经典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单纯,就是朴实,就是浅显易懂。但他们的思想的河流啊,深刻的博大的精神力量,是在文字下面的,是让人通过读那些浅显易懂的文字,来感受到时代脉搏,感悟社会面貌、时代精神。人类历史长河的精深博大,不是云雾可现,而是人物与故事铸就。这样的一些作品,才是时代需要的、人类需要的。长期以来,中国的文学和艺术,一直在各种思潮的冲击下波动,也受到了西方文艺思想的一些干扰和误导。我认为习近平文艺思想、毛主席文艺思想、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永远都是我们坚持文艺创作的正确指导思想。所以我今天提出这个问题,供大家参考和讨论,谢谢大家。

查看全文
8
0
0
5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