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洁琼访谈录: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马社香 2019-09-08 浏览:

 雷洁琼访谈录: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马社香

   雷洁琼(1905-2011)祖籍广东台山,1905年生于广州市,1924年赴美留学,1931年获南加州大学社会学硕士学位,当年回国,先后在燕京大学、东吴大学、北京大学等校任教,1952年任北京政法学院副教务长。是中国著名社会学家、法学家、教育家,杰出的社会活动家,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始人和卓越领导人。曾任北京市副市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雷洁琼访谈录: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1994年5月59日,雷洁琼在参观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时题词“公者千古,私者一时”。2006年6月,雷洁琼在接受笔者访谈时两次谈到了这一题词,以下是访谈的主要内容。

雷洁琼访谈录: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笔者﹕在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查阅档案,发现1994年5月29日您在韶山留下了题词“公者千古,私者一时”,与既往访韶领导人题词着重点有所不同,很想了解您韶山题词的基本经过和具体思考

  雷老﹕您能讲一讲其他不同着重点的题词吗﹖我很想了解一下。

笔者﹕领导人和知名人士韶山题词很多,一类访韶纪念性留言,如陈毅题词﹕“1956年11月27日来参观韶山毛主席故居,满足了多年的愿望十分高兴,永志不忘。”粟裕题词﹕“1960年重至毛主席故居观光,特此留念。”

一类是赞颂性题词,譬如徐特立1955年5月29日在韶山题词﹕“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在东方实现民族解放和劳动人民解放的旗手”。十世班禅1960年1月4日在韶山题词﹕“毛泽东的贡献无限伟大,人人赞扬,今天我们的幸福全是党和主席的恩惠。”

还有一类是针对性感慨性的留言和题词,如京剧大师梅兰芳1956年12月7日在韶山留言﹕“我瞻仰了毛主席的故居,使我知道他少年时代的劳动生活,我深深体会到伟大的革命事业是从平凡的生活中锻炼出来的。”1986年4月19日薄一波在韶山题词“永远按照你所诠释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前进。”等等。

  您的题词“公者千古,私者一时”,我感到它即是赞颂性的,又是感慨性的,既是理性的思考,又是历史的反思,比较特别。

  雷老﹕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在韶山毛主席纪念馆写“公者千古,私者一时”,可能与我所学的专业有关。我是学社会学的,在西方又称人类学﹑人类社会学。多年的职业习惯,我自然习惯于从人类社会学的角度来学习﹑理解毛主席对中国的贡献。当然,题词也与中国近现代历史﹑与民主促进会的具体发展有关。1994年5月29日瞻仰韶山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那次活动是民进中央组织的,我和民进副主席葛志成﹑楚庄﹑邓伟志﹑秘书长陈益群﹑秘书高志芬,好多人都去了。我们到达长沙后,是坐旅游车去韶山的。我第一次去韶山是坐公共汽车。去访问毛主席故乡,交通工具越简朴越好。

  笔者﹕您第一次去韶山是哪一年﹖

  雷老﹕1976年8月中旬。那年暑假我带学生搞社会调查,经萍乡﹑澧陵﹑株洲﹑湘潭来到韶山。我和学生们心情都很激动,第一次是下午到的韶山,毛主席纪念馆,当时叫陈列馆,内容比较多,因时间紧,没有细看,但印象很深刻。那年从韶山回到北京,没20天,毛主席就去世了。举国悲痛,毛主席是中国人民心中的太阳啊﹗

  笔者﹕“中国人民心中的太阳”,您现在也是这样看吗﹖

  雷老﹕当然。这是中国历史永远不能割舍的一段。毛主席总是在关键时候为我们国家指出了正确的方向,带来了光明。这就是人们心中的太阳。1994年去韶山途中,我们一车人当时谈到这个问题。从北伐谈起,“四一二”事件后,中国人民的光明就是毛主席讲的井冈山道路,农村包围城市﹔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人民的光明是毛主席说的持久战,打败日本帝国主义﹔抗战胜利后,中国人民的光明又是什么呢﹖那天在车上七嘴八舌,讲得更具体了。有的谈1946年“下关事件”,下关事件说明了什么问题﹖一个是国民党靠血腥镇压推行假“政协”,一个是共产党与民主党派心换心筹建新政协。问题的实质在这里。

  抗战胜利后1946年1月,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青年党﹑民主同盟﹑无党派社会贤达在重庆召开过一次政治协商会议,达成了五项协议案(“改组政府﹑和平建国﹑国民大会﹑宪法草案﹑整编军队”),受到人民的拥护,同时受到国民党中反动派的反对。2月10日,社会各界进步力量在重庆校场口开庆祝大会,国民党特务突然大打出手,殴伤李公仆﹑郭沫若﹑马寅初﹑施复亮等几十人。反动派公然制造矛盾撕毁这个协议。随后东北内战爆发。美国国务卿向参议院提出“军事援华法案”,支持国民党打内战。6月22日,毛主席发表声明,反对美国军事援华法案,反对国民党将中国问题的“最后决定权”交给美国总统特使马歇尔。第二天(6月23日),上海十万群众举行和平请愿,反对美国支持中国内战大示威,并推出马老(马叙伦)﹑胡厥老(胡厥文)﹑吴耀宗﹑阎宝航,还有我等教育﹑工商各界代表组成上海人民和平请愿团,当天乘火车到达南京(1946年5月5日,国民政府从重庆迁回南京)。在下关车站刚下火车,立刻遭到伪装成难民的国民党特务一顿毒打,代表们的眼镜﹑皮包﹑手表都被抢走。前来采访的《新民报》记者浦熙修赶紧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我,特务竟猛打我们两人的头﹑手臂和腰部,浦熙修是彭老总夫人浦安修的亲姐姐,有名的“二姐”。我和浦熙修都被打得头破血流,昏过去两个多小时,被群众送到医院。醒来一看,代表团不少同志都被打成重伤在医院救护。当时周恩来﹑邓颖超也在南京,闻讯赶来慰问,邓颖超还带来干净衣服为我换下血衣。当晚,我们代表团举行了记者招待会,揭露了“6.23”事件真相。反动派真是穷凶极恶,不到一个月,又暗杀了李公仆和闻一多。内战全面爆发,在民主人士和老百姓的鲜血中,国民党1946年10月12日宣布召开排除共产党和进步党派的“国民大会”。国民党“国大”的政治协商是反动派控制的嘛﹗

查看全文
2
17
0
62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