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一个普通人眼里的毛泽东(下)

戴旭 2018-12-18 浏览:

一个普通人眼里的毛泽东(下)

 

戴旭:一个普通人眼里的毛泽东(下)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纪念毛泽东诞辰125周年学术报告会上的发言

  接上篇

  二、站在中国历史和文化的角度看,毛泽东给中国人一种整体信仰,整体自信和整体互信(信任)

  毛泽东给中国留下了很多,但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给了我们信仰和信任,让中华民族实现了空前的团结。

  这是最宝贵的遗产。

  近代中国史是一部屈辱史,从1840年到1945年,105年,偌大的中国受那些域外小国轮番的欺负。为什么?就是一盘散沙,不团结,没有力量啊。全世界第一的人口,就这样成为少数虎狼们吞食的牛羊。

  直到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出现。一个美国人说毛泽东是一个把沙子拧成绳子的人。说的太形象了。

  毛泽东怎么做到的?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和中国实践相结合,是他的政治智慧;但是他还融汇了中国的传统历史文化,给了全体中国人民一个美好的可以描绘的理想,一个真实的可以实现的希望,这一切最终变成一个全新的信仰。

  这意义堪称开天辟地。

  世界上的大多数民族,他们的精神世界一直以来是被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以及五花八门的各种小教统治着的。而由多个族群组成的中华民族整体上从来没有过一个统一的信仰。

  但是,现在有了。是毛泽东、共产党给的。

  中国历代农民起义要么装神弄鬼,要么创立一个什么宗教,都是为了用信仰把民众凝聚起来。但毛泽东不这样,他和中国共产党给予中国人民的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天国之梦,而是实实在在的利益,是以完全彻底的为人民服务,赢得人民信任——信仰的。

  读战争年代党的历史和军史,看到的都是军民党政亲如一家血肉相连的故事。

  信仰就是这样建立的。共产党信仰为人民服务,人民信仰共产党领导,支持共产党,加入共产党。那不仅是物质支持啊,更是生命、鲜血。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人民也是全心全意信赖支持共产党。

  信仰是一种向心力,是一种凝聚力,是一种生产力,也是战斗力,从根本上说,他还是一个民族、一个政治组织的生命力。没有信仰,人不过是动物式的行尸走肉。

  信仰之下是团结。民族团结亲兄弟,军民团结如一人。新疆库尔班大叔骑毛驴进北京,西藏才旦卓玛的翻身农奴把歌唱,都是那个时代民族大团结的画面和背景音乐。对印自卫反击作战有个民族连,不同族群的兄弟的鲜血,都为一个祖国流在一起。一个维族战士,从青年到老年,用一辈子的时间照料上百个汉族兄弟的陵墓,从他们的家乡运来熟悉的树栽在坟前。他一辈子的愿望,只是到北京看看毛主席。后来来了一次纪念堂,那天不开放还没有看到。

  这是信仰啊!

  中国是五十六个民族的大家庭,每个民族的文化习俗不一,发展水平不一,各族宗教信仰不一,必须要有一种统一的中华民族整体的政治信仰。统领之上,行政需要领导,精神更需要领导。因为人有物质和精神两个世界。而精神世界是更重要的世界,不仅对于少数民族,对于主体民族的汉族也是如此。

  毛泽东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看到了这一点,做到了这一点。各族人民把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聚焦在对毛泽东的个人热爱乃至崇拜上,是一种自然情感的流露,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一概指责为个人崇拜。对于有宗教信仰的族群而言,对毛泽东和共产党的崇拜没什么不好。

  前些时间西藏和新疆维稳问题比较突出。搞学术的同志,一线工作的同志,在思考根本解决之道时,不妨从新中国的历史中挖掘一下,毛泽东也许会告诉我们答案。

  黑格尔说:国家建立在思想之上。他所说的“思想”,是信仰或称意识形态。信仰什么时候丧失,丧钟什么时候敲响。一个人如此,一个国家也如此,这一点我们可以看罗马帝国史。我在《精神、精英与精兵》一文中顺便涉及了一下这个问题。我发现当一个组织(民族)从低处奋起时,信仰往往如心中之灯,于危境中倍加明亮,凝神聚力一往无前;而当一个组织(民族)到达胜利和成功的高处,初心的信仰又往往会成为风中之灯,随时可能被熄灭。

  公元前2世纪,罗马已崛起为横跨欧亚非三洲的大帝国。曾经支撑它几乎无敌于天下的“爱国、无私”的信仰支柱,却随着帝国地位的奠定,巨额财富的涌入及外部观念的融入而逐渐被侵蚀。亚细亚战争“第一次把青铜卧床、贵重床罩、地毯以及其他亚麻织物输入罗马。于是,在宴会上出现了演竖琴的歌女,也出现了帮助主人消闲的其他娱乐形式,而宴会本身也开始用极其精密的计划和很大的费用来布置”。在世界“条条大路通罗马”的时候,罗马民族内部却竟无一条小路通内心。曾经质朴、高尚的时代精神沉沦了。

  领导者的腐败行也会成为民众效仿的负面榜样。成功之后的罗马失去了更大追求的目标,轰鸣的战车渐渐停滞,迷失在物欲之中,对“革命”不辞而别。贪图享受之风弥漫朝野,与此相伴的是普遍性贪污贿赂和全民腐败,原有的政治道德体系轰然崩塌。罗马原有民主传统,然而此时“追求官职的人坐在广场上,跟前的桌子上放着钱,用它无耻地收买民众。”任何一个读史者到此都能意识到“内部腐败已腐蚀着一个长期优越的民族的生命力”。

查看全文
戴旭
戴旭
空军现役上校、军事专家
25
6
0
0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