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做人要做怎样的人? ——听《红灯记》唱词有感

钱昌明 2021-03-02 浏览:

做人要做怎样的人?

——听《红灯记》唱词有感

钱昌明

钱昌明:做人要做怎样的人? ——听《红灯记》唱词有感

  京剧《红灯记》里,李铁梅有这么一段唱词:

  “听罢奶奶说红灯,言语不多道理深。为什么爹爹表叔不怕担风险? 为的是救中国、救穷人,打败鬼子兵。 我想到,做事要做这样的事,做人要做这样的人!”

  在国难当头的年代里,铁梅的人生选择,要做像她“爹爹”、“表叔”“这样的人”;可也有人,甘愿选择做像王连举那样的人——叛徒!去危害国家和人民,换取个人的“荣华富贵”。

  铁梅的“爹爹”、共产党员李玉和,不向日酋鸠山泄露党的机密,宁愿赴死;同样是地下共产党员的王连举,面对敌人收买,随即出卖组织和同志,做了叛徒。一个“革命烈士”,一个“无耻叛徒”,他们同样都是在党旗下举手宣过誓:要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可结果,为何会有这样大的反差?

  归根结蒂,这是一个世界观问题。换个角度讲,也是不同人们的人品问题。李玉和的人品高洁,王连举的人品卑劣。同样一句入党誓言,对人品高洁的人,表里如一;对人品低劣的人,口心不一。

  人活一辈子,匆匆几十年。“赤条条来,赤条条去”;“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什么官位、权势,金钱、美女,阎王一招手,随即灰飞烟灭。盖棺论定,最终得到的无非二字:“好人”,或“坏蛋”。

  “好人”,传为美谈;“大好人”还会流芳百世。“坏蛋”,遭人唾骂,“大坏蛋”更会遗臭万年。中国民间对宋代岳飞与秦桧的爱憎,就是最有说服力的例证。

  岳飞,是“好人”典型。他一心为“公”,精忠报国。虽被奸佞陷害,受朝廷冤杀而死;然而,人民热爱,香火不断。百姓口碑最为客观,历史最为公正,20年后到了孝宗时代,朝廷被迫为其平反昭雪。至今纪念他的岳庙遍布各地,难以计数,一直受国人敬仰崇拜。

  秦桧,是“坏蛋”典型。他为一己、一派(投降派)之私,应敌国“必杀岳飞,而后和可成”要求,以“莫须有”罪构陷岳飞,出卖国家、民族利益,人皆唾弃。前几年,网传有秦桧的孝子贤孙在南京江宁区为他建了一座“秦桧博物馆”,且将其雕像从跪姿改为坐姿。说“跪了几百年,该坐起来息息了”。遭受网上舆论一派讨伐!最终调查证明,原是一场谣传闹剧。一切回归平静,秦氏后辈子孙中仍然流行:“人自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

  诚实、守信,善良、厚道,正直、执著,谦虚、宽容,等等,这些都是优良人品所具有的品德;反之,则是卑劣人品的反映。人品优劣虽然可从多方面折射,但主要的,要看其为人是否“诚信”? 对祖国、人民是否忠诚?

  “人品”优劣,平时往往不易显现。如文天祥《正气歌》所言,“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以明末清初的吴三桂、民国时代的汪精卫为例,这两个大汉奸,在世事突变之前,有谁能想到“守边猛将”会引清兵入关? 又有谁会想到,中华民国“国防最高会议副主席、国民党副总裁、国民参政会议长”,竟会公开投敌卖国?

  另外,“大奸似忠,大伪似真”。越是大奸、大野心家,为了骗取人们信任,就越会以假象示人。反观历史,不论中外,无不如此。

  典型的如林彪。只要是在1971年的“九·一三”事件发生之前,在中国有谁会相信“林副主席”会背叛毛主席? 然而,这却是真实的历史。“语录不离手,万岁不离口;当面说好话,背后下毒手”。其实,比林彪还林彪“大伪似真”的奸佞,何止林某一人?!笔者此处不言,读者心中自明。

  在国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的伯恩斯坦,也是一个善于伪装,能以假象示人的佞人。他原本就是个资产阶级改良主义者。1879年他曾与人(俗称“苏黎世三人团”)一起,发表过一篇否定暴力革命、宣扬走“合法的即改良的道路”文章,遭到马克思、恩格斯的严厉批判。然而,为取得革命导师的信任,在革命队伍中站住脚跟,伯恩斯坦随即亲到伦敦找马、恩认错,表示真诚悔过、永不翻案。后来他当上了《社会民主党人报》主编,写过一些好文章,骗取了恩格斯的信任。1895年恩格斯逝世,伯恩斯坦甚至成了他生前指定的遗嘱执行人之一。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伯恩斯坦一度被看作是恩格斯忠实的“追随者”,被誉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由此获得了很高的声望。这也就成了他——其后能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背叛马克思主义,蒙骗人们、顺利推行修正主义路线,“修炼”成为“修正主义鼻祖”的雄厚“资本”。【1】

  比起伯恩斯坦来,苏联时期的共产主义叛徒赫鲁晓夫,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大奸似忠”高手!“赫秃”曾肉麻地称斯大林是自己的“生身父亲”,深受斯大林的信任与重用,被培养为苏共中央领导的候选接班人之一。同时,卫国战争时,因斯大林未能赦免赫的儿子列昂尼德的叛国罪仍被处死,他又是个对斯大林怀有深仇大恨的人。他擅长“韬光养晦”,表面上仍对斯大林温顺有加,丝毫不露。斯大林死后,他随即以政变手段篡党夺权,不仅公报私仇,“鞭尸”斯大林;还推行赫氏修正主义路线,彻底背叛马克思主义,终于搞垮了苏联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成了一个大叛徒。

  ……

  话归原题。李玉和与王连举,一个是烈士,一个是叛徒;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蛋;一个是有品格大写的人,一个是无人品的小人。然而,他们曾经都是共产党员,那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差别? 本文只讲到人品问题,未涉及更为复杂的世界观问题。其实,大道至简。说白了,也就只一字之差:“公”与“私”。

  李玉和为“公”成烈士,王连举为“私”当叛徒。这就是结论。这也让人想起了雷洁琼去韶山参观毛主席纪念馆后留下的题词: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做人要做怎样的人? 不管是大人物还是普通人,你是要做一个有信仰、品格高尚的人,还是做一个一心为己、人品猥劣的自私小人? 确实值得深思。

  注释:

  【1】1899年2月,伯恩施坦发表《社会主义的前提和社会民主党的任务》,全面、系统地对马克思主义理论作了否定与“修正”,彻底背叛了马克思主义。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2
0
0
3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