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刚川》看历史虚无主义

午 后 2020-11-25 浏览:

从《金刚川》看历史虚无主义

  

  大家好我是午后,今儿个和大家聊聊文学作品里的历史虚无主义,在聊这个大话题之前,先聊聊不得不聊的近期热门电影《金刚川》和主要导演监制管虎。要我说管虎拍些街坊邻里之类的电影保不齐是个好导演,拍抗日拍抗美援朝,他火候还差点。

  先简单给没看过《金刚川》的朋友讲讲这个电影历史上的背景。

  1953年,我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结束了四次战役,把美军为代表的联合国军牢牢钉死在三八线附近。美国方面企图通过以和谈争取备战时间、以战争谋求更大和谈余地的方式对我国及朝鲜进行讹诈,但被我军屡屡击破,甚至丢失了部分已经占领的土地。

  在和谈会议上,美军用沉默的方式表示消极对抗,甚至提出无理要求(扩大占领区、无条件释放战俘等),且频繁挑衅,于是我军决定在夏季进行一次严肃的夏季反击,击垮美帝“谈条件”的幻想以及揭露李承晚伪军出尔反尔的不要脸行为。

  于是,第五次战役在1953年夏季正式打响,这就是大家熟知的夏季反击战役。

  1953年6月开始的金城战役是夏季反击战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此战役中,我军工兵第十团三连连长张振智率领工兵连续奋战了七天七夜,为志愿军搭建了坚固的后勤补给通道——岩里桥,为炸断此桥,美军投放了炸弹1000枚,炮弹2500枚以上,而工兵同志们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前后共进行了七次桥梁抢修活动,用生命保证了前线的物资供应。

  除了战争背景,还需要再给大家说几个关键词,这几个词对于大家理解这个电影非常关键:

  1. 1953年。

  在1953年我军进入夏季反击战役的时候,国内土改基本完成,一五计划即将开始(计划报告已经通过),苏联有偿援助的大量武器车辆火炮被接收,人民空军组建完毕。我志愿军前线已不似刚入朝时炒面就雪以及小米加步枪的艰苦面貌,此时,我驻军不仅可以吃饱一日三餐,在军事火力上,各种口径的重炮、火箭炮、坦克、运输卡车也有持续供给,美军的飞机不再敢肆无忌惮地侦察和投弹。

  2. 1953年。

  彼时尚且没有激光制导炸弹或导弹。

  3. 1953年。

  我军已经在25年前完成了三湾改编,确立了党对军队的领导地位,建设出了一支有觉悟、有能力、有智慧、能打仗、敢打仗的人民军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1953,1953年,1953年;人民军队,人民军队,人民军队。

  说完背景,再简单介绍一下这部电影剧情:我军燕山师接到命令要在早晨5点之前渡江,但是修好的桥梁被美军侦察机、轰炸机及榴弹炮屡次破坏,战士们不屈不挠,用血肉之躯铸成了新的桥梁。

  电影由侦察兵班长、美军王牌飞行员、高炮班(排)射手(吴京、张译)及最后渡江四个故事组成。前三个是不同视角下的同一事件:侦察兵前往滩头高地向大部队电话报告修桥进度,在美军投放燃烧弹时牺牲;美军王牌飞行员在侦察我军动向时战友被击落,随后报复性进攻我军桥梁及高炮阵地,最终与吴京、张译饰演的关、张两组高炮阵地同归于尽;第三个故事就是从吴京、张译视角再看一次这个“决斗过程”;最后一个故事就是美军投放完燃烧弹后,工兵连战士用血肉之躯撑起桥面,最终让战士们顺利过桥。

  简单说完剧情,开始从头一点点吐槽。

  片子开头是一段简单讲述历史背景的旁白,但是既没有对第五次战役具体背景的讲解(我军战力充足),也没有对第五次战役意义的讲解(威慑出尔反尔的韩国人和美国人,尽快结束战争)。旁白播放完,画面切入我军士兵列队进入树林的镜头,传令兵将命令一点点向前传递的场面很不错,终于不再是以往战争的“F2A”了。但紧接着的镜头就开始打脸——万军丛中骑着一匹白马的连长(邓超饰)穿过,我下巴还没惊落地,美军榴弹炮就打进丛林,而此时邓超依旧骑着他的马喊着让士兵趴下。

  我就纳闷了,别人都头戴树枝,身着迷彩,怎么就你特殊,不仅骑马,还骑白马,是生怕站得不够高,怕炮弹飞屑扎不到自己,还是生怕自己不扎眼,抑或是觉得美军狙击手眼睛瞎?这种严重影响隐蔽性的交通工具绝无一丁点可能性出现在朝鲜战场上,哪怕是管虎最了解也可能是唯一了解的三国战场上,武将也绝不会万军丛中骑一匹白马,简直就是行走的“谁敢杀我”。

  曹操跑路还知道让别人穿戴上自己的衣帽吸引火力,咋个我志愿军连长不知道?

  在炮击结束后,连长接到命令辅助工兵连修桥并作为最后梯队过桥,此时第一个故事视角的步兵班长刘浩拿出战友合影,表示想要尽快渡河,好为死去的战友争取一块奖章,被邓超喝退。

  此处表现尚可,邓超饰演的连长对上级命令表示服从,这是最起码第一层该做到的,紧接着他对班长刘浩说“修桥不是打仗?不修桥怎么打仗?”,体现了他对命令的浅薄理解。

查看全文
2
0
0
2
5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