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剑3》的崩坏,根子还得从《亮剑》说起

刘梦龙 2020-11-23 浏览:

《亮剑3》的崩坏,根子还得从《亮剑》说起

刘梦龙

  亮剑3翻车了,披抗战皮的偶像剧这些年不少,但像亮剑3这样突破天际的,确实惊人。不过,亮剑3 最惹眼的还是它属于亮剑系列作品。应该说,亮剑,亮剑2,亮剑3,一蟹不如一蟹,这个系列发展到亮剑3已经和亮剑没什么关系了。

  但从根子上说,亮剑本身就有相当的问题,不过瑕不掩瑜,在当时是成功的。问题是,它好的一面没有获得继承,相关题材创作上却出现了错误的倾向,最后整出这么个笑话来。

《亮剑3》的崩坏,根子还得从《亮剑》说起

  亮剑这部作品当然是成功的,但对他的评价其实一直都很两极化。亮剑本身无疑是一部看起来很过瘾的作品,尤其是结合他创作的时代背景,作为影视剧,它是很成功的。亮剑的成功可以归结为两点,紧凑的剧情,爽点密集而恰到好处,打破当时定式的人物形象,使人眼界一新。但亮剑一直为人诟病的一点,就在他的人物形象创新上。

  亮剑最成功的人物形象是李云龙,李幼斌老师把一个充满了农民式狡黠的草莽英雄演活了。但这个人物是不符合高度强调组织纪律性,真实历史上人民军队指战员形象的,甚至可以说是站在了一个反面。像李云龙这样的人物,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不是没有,乃至还不少,但往往是作为反面教材和改造对象出现的。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大概是44年投日的传奇人物单德贵。直白说,从三湾改编起,我军历史上历次大的整顿,这些人都是改造的重点,大浪淘沙,他们要么改变,那么就成为革命队伍的掉队者。

  说穿了,亮剑所塑造的人物形象不是基于历史的人物形象,而是那时许多人想象中的军人形象。李云龙与其说是一个革命干部,不如说是某种具有鲜明时代特点,有脾气也有办法的能人。类似的情形也出现在赵刚,楚云飞等人物身上,他们是形象是成功的,但和历史上的真实人物又是背反的。

《亮剑3》的崩坏,根子还得从《亮剑》说起

  亮剑的电视剧比起原作其实已经有了进步,这部影视作品,其实是一流的编剧和演员挽救了一部并不出色的伤痕文学,但先天不足是不可避免的。而这个问题不能完全归结于创作者。这只能说明,当时在整个社会氛围里,对近代中国革命的叙事已经有了普遍而重大的偏差,一些黑白已经长期颠倒,并成为人们脑中固化的形象。

  当然,亮剑到底还是一部瑕不掩瑜的作品,尤其在当时,人民军队的形象受到广泛抹黑污蔑的大背景下,它是起了正面意义的。只能说,在当时,它身上已经表现出了诸多后来影视作品不断加剧的问题。至于像亮剑3这种和一代亮剑没有一毛钱关系的纯商业衍生物,出再大的问题,也不能怪到一部十多年前的作品身上。这些问题发展到后来匪夷所思的地步,想必也是原来的创作者始料未及的。问题的关键,还是为什么好的东西得不到继承,错误的方向却愈演愈烈。

  表面的问题很好理解。就像一开始就说的,亮剑3就是一部套皮青春偶像剧,它和小时代的的血缘关系可比亮剑近多了。抗战剧的火热背后是以抗战为背景,各种题材电视剧的涌入,相应的就是各路创作者在借着这个皮套来发挥自己原来的特长。需要沉淀和投入成本去复原历史的严肃作品既不符合他们创作的惯性,也不符合流量时代赚快钱的市场要求。其实我们看到的抗战剧,换一个架空背景也没有任何问题。不外乎是抗战这个标签在当代中国,代表着安全又有一定热度,自有其商业价值,但也就值一个标签的最低投入。这种对历史高度实用主义的做法,在当代中国很普遍。

《亮剑3》的崩坏,根子还得从《亮剑》说起

  更一进步说,也不完全怪创作,这和受众也有关系。如今,看电视剧的到底是那些人?肯定不是那些对近代史熟悉,喜欢在网上给各种穿帮挑刺的一小撮军事和历史爱好者。这些人看似声音大,消费力并不强,还要求多,嘴巴刁的很。这些作品讲的是以量取胜,它的受众是你们年长退休后,没事在家里看电视解闷的老父母,是爱看小鲜肉和大长腿的粉丝。为什么亮剑3要喝咖啡,抹发胶,他的重点就不是革命或者打仗,而是俊郎靓女们,争奇斗艳,这本来就是它的核心。

  相应的,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亮剑好的一面没有被继承,它的缺点却被不断放大。对这些量产的模式化作品来说,任何深入的挖掘和细节的考究,都是在增加成本和浪费时间,只有最简单的套路才是最实际的。也正因为这种学习是生硬而肤浅的,最后不免就出现了守株待兔和刻舟求剑,乃至于邯郸学步。

  文艺创作上,这种问题不是今天才有的。早在八十年前,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就讲了一些当时存在的问题,“我们在相当多的文学艺术作品中看见这种东西。……对于工农兵群众,则缺乏接近,缺乏了解,缺乏研究,缺乏知心朋友,不善于描写他们;倘若描写,也是衣服是劳动人民,面孔却是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他们有时也爱这些东西,那是为着猎奇,为着装饰自己的作品,甚至是为着追求其中落后的东西而爱的。”

《亮剑3》的崩坏,根子还得从《亮剑》说起

  对此主席也谈了自己的看法,“立场问题。我们是站在无产阶级的和人民大众的立场。……我们知识分子出身的文艺工作者,要使自己的作品为群众所欢迎,就得把自己的思想感情来一个变化,来一番改造。没有这个变化,没有这个改造,什么事情都是做不好的,都是格格不入的。”

查看全文
7
0
0
3
1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