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资产阶级对中国革命的曲解——谈谈《雷霆战将》现象

吴 铭 2020-11-21 浏览:

这是资产阶级对中国革命的曲解

——谈谈《雷霆战将》现象

吴  铭

  应该说,这种对中国革命史的歪曲,特别是对毛主席领导下的依靠人民群众,特别是依靠农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土地革命战争、解放战争的歪曲,是民族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特有的脱离群众、脱离实际的错误倾向导致的,并不一定是出于他们的主观恶意。

  主席讲,看一个知识分子是否革命,关键要看其是否愿意与群众相结合。主席反复讲这些话,最著名的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天生是不愿意和群众相结合的,是看不起脚上有泥巴、手上有牛屎的农民的,从感情上不愿意与他们接近,不愿意承认他们才是世界的创造者。他们的世界观就是精英史观,不是人民史观,这个很难改、易复发。所以,小资产阶级非常容易看不起群众,容易脱离群众。主席利用延安整风,基本上纠正了小资产阶级的这个毛病,把奔赴延安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改造成了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建国后,也就是进城后,继续进行这种改造,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功。不过,因为共产党在城里革命,所以,客观上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因为身在城里,不容易暴露其鄙视群众特别是鄙视农民群众的真相。主席就发动这些大大小小的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让他们上山下乡、接触群众、参加劳动锻炼,主动与群众结合,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应该说,相当多数的知识分子是改造了自己的世界观的,当然,并不是所有这样的知识分子都改造好了、并且形成了坚定的人民史观。

  这些没有形成人民史观的知识分子,尽管这些知识分子有一百个不愿意,碍于大环境,也不敢炸刺,只能入乡随俗。

  主席去世了。

  被毛主席的世界观改造运动弄得“灰头土脸”的所谓知识分子,一开始还要观察一下。等风向稳定之后,他们发现,他们可以诉苦了。隐藏在内心深处、被人民史观压制了好多年的小资产阶级名利、自私、脱离群众、鄙视群众特别是农民群众的观念,终于可以发作了。

  老实说,由于毛主席时代的伟大成就,如何面对这个成绩,政治的、经济的、军事上、思想文化上的、体育卫生方面的、社会风气、道德品质,革命精神、光荣传统、优良作风等等方面,成为一个难题。——对于这些人来说,毛主席时代取得的不可思议的成就,对他们来说,不但不是什么好事,而且是一种压力,一种让人无法面对的压力。

  全面继承?他们实在无力继承,也无意于承继。表现在文艺领域,就是所谓伤痕文学。不过,伤痕文章,引不起人民群众的兴趣。我70年代初生人,一开始,看的戏曲和露天电影是《奇袭白虎团》、《打击侵略者》、《难忘的战斗》、《三进山城》等类型,农民观众都能从头看到尾;孩子们玩游戏时,能把其中一些经典台词背出来。后来,很突然,“伤痕文学”电影出来了。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泪痕》《小街》《但愿人长久》等,农民观众看了一会儿,就散场了。根本原因在哪儿?一是看不懂,感觉小题大做;二是没有思想共鸣,没有人为主人公的遭遇感到不平;三是这些电影,基本上都是知识分子的生活和抱怨,与农民何干?而且,农民似乎也没有见过这样的知识分子。这些作品完全脱离了工人农民解放军等主流生活。我觉得,从社会影响上来讲,所谓伤痕文学,是失败的文学,也是中国文学走下坡路的开始。

  但是,伤痕文学,是主席去世后,小资产阶级文学的第一次登台表演。老实说,表演得很烂,属于自我表演,没有收获到几个掌声。所谓伤痕文学,其实是小资产阶级对自己生活的理解,还不是对革命的理解。

  资产阶级是如何理解革命的?他们完全从自己的得失角度看等革命!比如,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名利,自己的官位之类。革命给了我这些,那么,我就赞扬这样的革命,或者赞扬革命的这一部分。对于与我无关的那部分革命或者革命的那一部分,我就不提。给我的名利、地位、爱情、子女造成伤害的那部分,我就控诉。

  老实说,这些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如此对待革命,其实是背叛了革命。

  对待毛主席的革命遗产方面,完全是以自我利益是否得到了保障为取舍标准。

  但是,大家知道,毛主席的革命,其实是动员、教育、组织、领导最底层的工人、农民、士兵,所进行的革命,所以,主席强调群众路线、强调深入群众、强调调查研究、强调与人民群众相结合、强调人民群众是真正的铜墙铁壁,强调人民战争。这些,在小资产阶级、民族资产阶级看来,都是苦差事,都是对自己的利益的损害。自然,他们不愿意做这些事。在当时的环境里,由于还不敢过于背叛主席,所以,以前做的这些事,都成了他们的资本,他们宣扬他们以前做的这些事,并不是说自己以后也要做这样的事,而是说,我以前做过这些苦差事,应该得到相应的名利。当然,他们也不鼓励别人也做这些事。

  反映在他们制作的电影中,一方面,屏蔽掉人民史观,屏蔽掉人民群众才是革命的第一功臣、决定性;二就是革命值不值的问题,革命对我是否有利的问题;三,当然要有一些革命色彩,不然,群众那一关不好过。不过,这里的革命,已经走了样子,已经和《难忘的战斗》《奇袭白虎团》《地道战》等革命文艺里的革命,有了差别:群众成了配角、不再担任主角,或者干脆群众消失了,当然,群众路线、人民战争等观念自然也不是表现的主题。

查看全文
5
0
0
1
8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