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高戈里 2021-02-27 浏览: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高戈里

我军历史最为艰苦卓绝的是长征,长征最为艰苦卓绝的是“爬雪山过草地”。

“雪山草地”,是凝固红军长征艰难困苦征程的标志性地貌。

“爬雪山过草地”,是定格红军长征坚韧不拔精神的标志性历史。

然而,中国至今尚无一套红军长征详图,已出版的红军长征略图也多有错漏,或模糊不清。

令人欣慰的是,四川人民出版社近年出版的《红军长征过草地行军路线详考》和《红军长征过雪山行军路线详考》,填补了党史军史的这一重要空白。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2011年穿越水草地时的周军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鉴于此项军史界独有的非凡成果,2017年,应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邀请,该书作者周军(笔名双石)指导助手赵文捷制作了《红军长征过草地示意图》和《红军长征过雪山示意图》。这两幅图宽1.49米、高1.8米,于2018年被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正式收录,并在红军过雪山草地展厅入口两侧立墙上展出。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周军指导赵文捷制作的两幅图

在军事博物馆“红军过雪山草地”展厅展出

周军能完成这一当今军史界无人愿做、敢做、能做的艰巨史学工程,有其独特的“四自”治史特点:

一、自编军史文献汇编

他人写军史,多是依赖现成的文献汇编。

对于现成的文献汇编,周军写军史也要用,但绝不无条件依赖,因为历史文献也有错、误之处,也有互相矛盾之处,稍不细心就会作出背离历史本质的误判结论。这就需要在判读历史文献的过程中,注意文献的全息性和关联性,慎重采信。

所以,即便有现成的历史文献汇编,周军也要全面收集敌我双方的历史文件,整理文献汇编,作为著史依据。比如,针对中央政治局1937年关于西路军的历史结论在20多年前被人推翻时,所依据的52封历史电报是有选择性的,周军在甘肃人民出版社20047月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卷》和解放军出版社19928月出版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战史资料选编》的基础上,又在浩瀚书海中收集了三四十部著作中的史料,总共抄录了一千多件历史文献,重新整理编辑了一部《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文献汇辑》,在此基础上,撰写了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力作《拂去历史的尘埃——西路军问题再考辩》(大风出版社2013年版),并从中提取了不利于翻案结论而被选择掉了的68件重要历史文献,以正视听。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二、自绘行军作战示意图

研究军史,判读地理要素,绘制军史示意图,是一项基本功。

我们国家写军史的,特别是一些畅销军史书作者,少有能掌握司令部参谋识图、判图、制图、用图基本技能者。他们多是先成文,然后找图来配。错、误之处,常常由此而出。

周军治史,先全面搜集敌我双方的历史文献,然后绘制一套几十幅完整的行军路线图、作战部署图和作战经过图,烂熟于心后,才走笔著书。有些历史当事人的事后回忆,还有一些权威出版物记述的历史,一绘图,问题就暴露出来了。一些被颠倒了的历史,一上地图,真相便霍然入眼。至于他通过图上作业发现某些权威出版物或某些战史“专家”的误判,就更不胜枚举了。比如,他写过一篇《中央文献版〈周恩来年谱〉中多年未得纠正的一处错讹》,写过一篇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博物馆编著、星球地图地出版社编制的《中国战争史地图集》纠错的《县治挪位,兵马跳槽·官图之谬㈠》,还写过纠正《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史》颠倒昌德山和打古山两座雪山翻越顺序错误的《一座引起过不少误会的雪山——昌德山》,等等。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周军绘制的红军翻越昌德山行军路线图

三、自行实地探险踏勘红军长征路,特别是雪山草地路

2012年,四川省社科院倡议为红军长征路线申遗,但新中国成立至今没人能绘制红军长征详图,官方出版的红军长征略图也多有错漏,特别是红军3 次过草地路线图,错漏10余处,其中1936年红二、四方面军过草地的路线竟然标在了当时根本无法通行的日干乔、才尔瓦共米乔、喀朶尔乔等大沼泽内。至于红军总共翻越了多少座雪山,更无人详考,以至官方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时发布差距甚远的数据。

红军三大主力在川西北高原翻越过很多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但除了红一方面军主力翻越过的五座外,其他红军主力还翻越过哪些雪山?这些雪山数量有多少?位置在哪里?有什么名称?藏语名称翻译成汉文应该如何确定?是哪些部队翻越的?翻越这些雪山是基于什么原因?这当间发生过什么重要历史事件没有?红军翻越的第一座雪山,是红一方面军翻越的夹金山吗?红军翻越最高的雪山,是红四方面军翻越的党岭吗?开创大兵团高海拔长距离徒步强行军最高记录的是那支部队?红六军团翻越的一座无任何记载的无名山何以被当地藏民冠名死人山?等等等等,都长期笼罩在若隐若现的一片历史迷雾之中,甚至连当年许多从此间匆匆过境的一些历史当事人都难以说清楚道明白……

而这,不实地踏勘是难以弄清楚的。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周军在雪地上狂书:“红军从此过,子孙不断头!”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插“望杆”,可避免下山时跌进雪窝或跌下断崖

考察确认红军三个方面军翻越雪山穿越水草地的全部行军路线并出版考察报告,是一项意义重大专业性很强并填补军史空白的开拓性史学工程,因难度超常,长期无人问津。2015年笔者听说,民政部曾打算拨款数十万元,请某学院完成红军长征地名考证之课题,但找不到能胜任的学者。殊不知,民间史学研究者周军能自设史学课题,投入微薄的工薪收入,经过十多年探险踏勘,至2016年底,完成了红军穿越水草地全部行军路线以及红军翻越72座海拔超过4000米的雪山垭口的图测定位、地名考辩和实地探险踏勘,在此基础上出版了《红军长征过草地行军路线详考》和《红军长征过雪山行军路线详考》两部传世力作。这其中的内容,就包括了红军长征地名考证最难的部分。

四、自费研究并踏勘红军长征路

周军收集文献、实地踏勘、外出采访都是自费,研究、写作全在工余。周军带着凯旋摩托车队一帮“穷哥们儿”考察红军穿越的水草地时,按每人每天预交食宿、向导费50元(后期增加到100元)标准掌握开支,其住宿多选择在乡间小学或农牧民家中搭地铺,有时在帐篷里露营。在如此节省的基础上,他们默默无闻地资助了红军长征路上的一些山区贫困学子。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踏勘水草地红军路的凯旋摩托车队

背负苍天,红旗引路,一展雄风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雪山草地路,常常遇惊险

2014年以前,周军自费探险考察红军长征路线,已跑废三辆摩托、两台汽车,全家存款从未超出十万,最困难时只有两万,以至于至今仍背负购房的大额借款,以至于他探险踏勘雪山长征路时,只能冒险开一辆政府明令报废的黄标车。在周军自费探勘红军穿越水草地全部行军路线,自费探险踏勘20多座雪山后,自2014年起,周军探险考察剩余40多座雪山,得到四川省委宣传部和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领导的鼎力支持,这才使其自费开创的这一不朽工程得以完成。

即便得到资助,周军带助手踏勘考察过程中,依然将开支精打细算到了极致——最初,资助标准是按周军的意见支付的。那一次,从雪山下来,筋疲力尽的周军想吃鸭子。管账的赵文捷是驾驶摩托、汽车的高手,“骨灰级网虫”,懂军史,又能绘制行军路线图,是难得的助手,但他是“自由职业者”,平日收入低且不稳定,协助周军踏勘红军长征路全靠奉献精神。小赵“当家”,一路上量入为出克勤克俭讨价还价,虽然没少惹急于赶路的周军生气,但还是坚持严格控制用餐标准,以防超支后周军又要从微薄的工资收入中垫支,所以,坚决不同意吃鸭子。于是,两人在饭馆里大吵一架。

吃鸭子吵架的事传回成都后,成了笑谈。此后,不仅资助考察的补贴增加了,每逢知情的朋友请周军吃饭,常常少不了鸭子,自然,也多了个“调戏”周军的话资。

周军(双石)治史的“四自”特点

看掌旗者赵文捷的神态,周军(右)能吃上鸭子吗?

让人五味杂陈的是,以“预支稿费”名义资助周军探险踏勘雪山的补贴,依税法被扣缴了个人所得税,而退休后的周军,依然义无反顾地“负债”前行……

当下的军史界,能找到第二人吗?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高戈里
高戈里
军人作家
0
11
1
3
1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