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帽上的红五星

贺捷生 2020-11-26 浏览:

八角帽上的红五星

贺捷生

八角帽上的红五星

回到母亲的故乡张家界慈利县,热心的家乡领导和朋友们想我所想,在修葺一新的烈士陵园举办了一个庄重而又简朴的祭奠仪式,祭奠革命先烈们,包括我在80多年前牺牲的两个亲舅舅蹇先为和蹇先超。实话说,我此行最大的动力和愿望,正是虔诚地站在两个舅舅的墓碑前,向他们深深地鞠三个躬,再亲手给他们敬献一个花环。

那年春节期间因肺部出现阴影,大年初二我就住进了医院。49天后出院,医生反复叮嘱要好好静养。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母亲的故乡慈利来人了,说他们重修了烈士陵园,里面有我的两个舅舅蹇先为和蹇先超烈士的墓碑,希望我回去看一看。听见这话,我坐不住了。我对母亲的故乡人说,我去!

慈利县烈士陵园坐落在零阳镇南部的一座山冈上,由白帆一样两根修长的水泥柱组成的烈士纪念碑,像一支耀眼的箭射向苍穹。纪念碑左面的山坡上,310座仰天而卧的黑色大理石墓碑,层层叠叠地从山脚铺上山腰。远远看上去,一排排按统一规格的长廊和墓碑修筑的墓园,就像一排排书架,陈列着一部部浩气长存、肃穆而又厚重的典籍。莽莽苍苍的树木,从左右和上方三面簇拥着墓园,突出“青山有幸埋忠骨”这样一个深邃的主题。

同我父亲的故乡桑植一样,我母亲的故乡慈利,也是一片峥嵘的大地。我父亲贺龙在湘鄂西和湘鄂川黔从事革命斗争长达8年,他带领长征的红二军团,就是以桑植和慈利为主的湘西子弟组成的。《慈利县志》记载,在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时期艰苦卓绝的斗争中,慈利有6万人参加革命,5000多人参加红军,上万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有名有姓的烈士达1460名,其中在湘鄂西、湘鄂川黔斗争和长征途中牺牲的烈士1091名。让我骄傲的是,在这1091名烈士中,就包括我的大舅蹇先为、小舅蹇先超。

面对烈士纪念碑的祭奠仪式举行完毕,慈利县委书记指着半山腰竖着的两幅分别写着“缅怀先烈爱国魂”“幸福不忘英雄史”的巨大标语牌,对我说:“将军大姐,您两个舅舅的墓碑就立在标语‘国魂’二字下面最高一层碑林里。从我们脚下攀到他们的墓碑前,有100多个台阶。您要上去吗?”

我说当然,我就是奔着两个舅舅来的,哪有来了不上去的道理?那天是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陡峭的水泥台阶被晒得滚烫滚烫。我爬了十几个台阶,汗水就像雨滴那样落下来。虽然我是被人们架着走、推着走的,两腿也止不住发软、发颤。记得我坐下来休息了3次,才终于攀到我两个舅舅静静斜卧着的两块黑色大理石墓碑前。

大舅蹇先为是慈利县较早投身革命的共产党人。1926年春,只有15岁的他被外公送去长沙兑泽中学读书,受比他年长11岁的同乡张一鸣影响,踊跃加入青年团,第二年转为共产党员。后来,在他的鼓动下,我母亲蹇先任也来到长沙兑泽中学读书,并由大舅介绍入团入党。1927年5月21日晚,长沙发生“马日事变”。担任交通员的大舅身份也暴露了,党组织通知他带领我母亲回乡暂避。

那时,我外公的生意已经做得有模有样了,在街上开了两个作坊和两家铺子,回到慈利的大舅理所当然做了家里的账房先生。实际上,大舅是利用家在城关镇的特殊条件,联络失散的党员,积极进行组织活动;同时以帮助外公经商为名,从他们的钱柜里筹措经费,上交给党组织。1927年10月,中共湖南省委派津市特支书记李立新夫妇来慈利恢复党组织活动,大舅从柜台提走一百块大洋,作为党组织活动经费交给这对夫妇。发现上百块大洋不知去向,外公严厉追问大舅钱的去处。大舅不回避,不躲闪,坦然对外公说,父亲,你老人家不是天天反对苛捐杂税、盘剥压榨吗?儿子从长沙回来,做的事就是和那些人过不去。

外公算是一个有胆有识的人,听完大舅的话,还是吓了一跳。他默默地望着大舅,知道儿子参加了正在被国民党镇压的那个政党,然后拍拍他瘦弱的肩膀说,先为啊,你做的事既然于国有益,那就大胆去做吧,爹不拦你。但是,你应该知道,做这种事是要掉脑袋的,应该处处小心,步步小心。大舅点点头说,父亲放心,儿子会保护自己的。但我既然认定了这条路,就会走到底。

1928年春节前后,大舅和我母亲不辞而别,毅然投入到石门南乡年关暴动的行列中。驻防常德的国民党军逮捕杀害了17名共产党员,制造了震惊省内外的“石门惨案”,大舅和我母亲不得不分开逃离县城。大舅后来到了桑鹤边界,参加了我父亲贺龙创建的红四军;我母亲则隐藏在相对平静的杉木桥镇舅舅家,继续发动群众,积蓄革命力量。

1929年8月25日,红四军占领慈利江垭,27日进驻杉木桥。在欢迎的人群中,大舅与我母亲意外相逢,姐弟俩喜出望外,久久拥抱在一起。从那以后,我母亲加入红军队伍,在湘鄂边红军前敌委员会担任秘书,成了湘西的第一个女红军;红军指战员们包括我父亲贺龙在内,亲切地称她“蹇先生”。

查看全文
0
7
0
0
3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