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谈:每年圣诞后,抬头望北斗

卢映西 2013-05-02 浏览:

十日谈:每年圣诞后,抬头望北斗

  卢映西


  2010-11-30

  1982年,在古城西安,年轻的大三学生张华为救一位老农而牺牲,引发了一场关于“值不值”的大讨论,向社会释放出一个不祥的“?”。28年后,仍在西安,仍是大三学生,药家鑫驾驶私家车撞倒女服务员,他下车见伤者试图记下车牌号,就拔刀将她捅死。杨涛先生在评论此事时,已经直斥我们这个“是非颠倒,乾坤扭转的时代”对人的深远影响。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只知道当年那个不祥的“?”已经变成了恐怖的“!”。

  2010-12-01

  清华大学法学博士王进文老家的房屋被强拆了,他就给当地市长写了一封控诉野蛮拆迁的公开信。一位名校的法学博士不通过法律途径而采取类似“大字报”的方式为自己维权,说明人们对法律的信心已经荡然无存。不过,更深一层的问题还在于为什么都搞市场经济,美国有危机中国却没有?一个非标准答案是:美国用借钱给穷人的办法维持虚假繁荣,泡沫很快就破了;中国搞的是野蛮拆迁,野蛮往往比文明管用,所以泡沫能够多撑几天。

  2010-12-08

  。蠢更有只,蠢最有没:理真了出道就神留不一是真这,呵呵。了思意没更就里牢在关人某刘把但,思意没最奖平和尔贝诺:应回的访采者记对生先苏纪黄自来却,论评的当精最事此对,而然。慰自可堪也但,比相况盛的国合联进”抬“国中把家国多众代时东泽毛与能不虽势阵一这。式仪席出绝拒,列行国中入加家国个81有已,道报电外据另。场立方中持支确明织组际国和家国个多001有已球全称部交外国中。演上将即式仪奖颁奖平和尔贝诺

  2010-12-13

  据说张维迎先生在北大光华的院长职务被免,这也许是件好事,因为张先生太有才了。我对张先生才华横溢的深刻印象来自他与同样有才的马云先生的一场PK。当时马云建议“商学院里面最好不要谈钱,谈钱太俗气”,张维迎则反唇相讥“我从来不谈那个字,只是你一个人在谈那个字。”一下把对方“将死”。在如此给力的一刻,张先生肯定忘了自己当初是以《为钱正名》一文成名的。有道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只可惜歪才太多栋梁太少。

  2010-12-19

  在市场经济几乎一统天下的当今社会中,王梆先生观察到:“户籍制度也好,签证制度也好,这个世界,门内门外,都是锁。真正能够自由出入的,都是商品,而不是人。”这个发现当然卑之无甚高论,常识而已。不过,“当整个社会智障的时候”(五岳散人语),竭力推崇市场经济的专家学者们无一例外地自封为自由主义者,却不敢正视市场带来的究竟是资本的自由还是人的自由。这时大声说出常识的,就像“黄帝新装”闹剧中的那个小孩。

  2010-12-24

  今年国内大蒜市场价格经历了过山车般起伏,让众多蒜商领略了“市场如赌场”这一冰冷而朴素的真理。如果从宏观角度看,市场经济就更不是东西了。目前,各国政府在宏观调控中都面临一大堆所谓“两难”选择,说白了就是,无论把赌注押在哪一头,结局都是输。经济基础不稳,即便是让那些西化精英五体投地的美式民主也无力回天,因为不管白总统黑总统,一进必输死局都不可能成为好总统。这正是:市场陷阱大,“政改”要当心。

  2010-12-26

  记得小时候初学象棋,对大人们开局总是当头炮、屏风马地“瞎折腾”十分不解。我就喜欢一炮打到敌后,先吃掉那匹肥马再说——这才是我能理解的“不管黑炮红炮,能够杀敌的才是好炮”的硬道理。一个古老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可能跟一个人的成长类似,虽然有时理解不了先知大哲貌似“折腾”的高瞻远瞩,但不可能永远都理解不了。所以每年紧接着西方圣诞,东方总有人抬头望望北斗星,心中想想毛泽东,而且人数越来越多。

  2010-12-27

  唱红打黑的重庆市当选为最具幸福感城市,也许标志着“事情正在起变化”。多年来,国内的主流舆论很大程度上被一批西化精英把持着,到处充斥着私有化、市场化的喧嚣,好像非把好端端的人类社会退化成弱肉强食的原始丛林不可。实践已经一再证明,食洋不化的精英就如小顽童一样,有本事捅破天却没本事补。谓予不信,可请他们组成“国际纵队”驰援美国,为奥巴马先生排忧解难,把从美国学来的本事用回美国。如此,则成色立见。

  2010-12-28

  欧阳健先生20年前就撰文挑战“主流红学”,如果他的观点成立,则以脂批为依据写成的文章将会成为一堆废纸。我虽喜读《红楼梦》,于“红学”却是外行,不敢对此事作出判断。但我知道,伪学问确实是存在的,比如风靡世界、近年在我国学界也占主流地位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判断这种经济学是否伪学问,不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只需拿现实中俯拾即是的经济问题考问一下主流经济学家即可。例如,愈演愈烈的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

  2010-12-30

  政府发布《反腐败和廉政建设》白皮书,援引国家统计局的民意调查结果,说明近年来中国公众对反腐败和廉政建设成效的满意度平稳上升。我早已习惯“被代表”,但这次感觉不同,觉得这样的民意就像月亮,真能代表我的心。不过,这种感觉说穿了其实很简单。古语有言: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这话用现代汉语朝政治正确的方向解读,不就是满意度平稳上升嘛!看来,只要保持这样良好的上升态势,到了2012,中国真能拯救世界。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卢映西
卢映西
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
3
0
0
1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