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老先生、建川博物馆与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互相打脸欣赏

双石 2013-05-02 浏览:

  转者按:杨根奎老先生的非凡履历因众多媒体的炒作渲染,已经沸沸扬扬了。重点当然是在那个“四川抗战老兵要养老金官方让其去台湾找国民党”,而且已经把当地政府吓得赶紧认账买单求和谐了。可为什么就没人想一想,且不说这个语焉不详(故意滴?)的“官方”究竟是哪个部门哪位责任人?是不是人家真滴就是这样说滴?退一万步,就算是人家说了这个意思,有没有合理成份?杨根奎老先生声称自己是国军士兵还是“八百壮士”之一员,大陆地方政府在难以确认其身份履历的情况下,让他到国民党方面(比如史政局)确认一哈,是不是天经地义的道理?否则来个人儿就把自己履历说成是国军士兵“八百壮士”,大陆地方政府不作任何核实确认就为其认账买单?那么这个政府又是不是一个能让你们满意的负责任的政府?《看历史》也好,其他媒体如《成都商报》、《羊城晚报》也好,他们不规范五W不全的报道,究竟具不具备这个“确认”的资格?如今网上指责“政府官员”关于“官方让杨根奎老人去台湾找国民党””的回答是“不负责任”,那你们在没有核实确认老人身份履历的情况下就作出片面歪曲报道还大搞发奖仪式,又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态度?
    《看历史》总编唐建光先生看来很不服气,又继续在其微博上为杨根奎老先生的说法进行诠释。可惜,还是说得越多,漏洞越多;漏洞越多,人们的置疑也就越多。如此,人们又该怎么评判你们明断是非承担社会道义公正的能力?人们又该如何评判你们核实确认历史事件和历史当事人身份履历的能力?现如今,唐建光先生是不是该作作反思想一想,再往下你们该如何收场的问题了?《看历史》与本庄主所在单位同处一个“传媒集团”,本庄主不能不为之感到怀具,感到惋惜啊!

杨老先生、建川博物馆与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互相打脸欣赏——
 

  杨老先生:据《羊城晚报》报道:
 
  如今,杨根奎最大的心愿,是能找回当年被没收的那枚谢晋元纪念章”。
 
 
  建川博物馆(网友信函提供,真伪请自辩):杨根奎曾去派出所索要被其扣留的“谢晋元纪念章”,但一直未果。建川博物馆集落策划部主任吴志维表示曾听老人亲口说过上述遭遇。据介绍,该纪念章是“四清运动”时期被派出所扣留的,当时的派出所所长至今健在,他叫杨显中,现在八九十岁了。
 
  这是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对一位置疑杨根奎身份履历的网友的回复:
 
您好: 
    首先感谢您对抗战老兵的关注,我们纪念馆曾于前阶段采访过杨根奎老人同,对于您提出的对杨老身份的疑惑,我们很愿意为您解答:
  1.您看到的一份八百壮士名单,其中就写有杨根奎,浙江人,这在网络上也有,那是错误的。八百壮士实有四百二十多人,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一份详细名单。因为淞沪会战524团前后进行过几次补充,最后一次为湖北保安第5团全团补入。因此,在战事紧张,兵员补充多次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有全团所有人员的花名册的。在退入四行仓库前,其实524团伤亡非常巨大,原来的老兵已经不多了。在保5团第1营改为第524团第1营之后,第88师仍以原第524团第1营营长杨瑞符营长继续担任,杨营长带着硕果仅存的连长陶杏村与少数原第1营的残余士兵接任之后,主官的变动只是将第1连连长上官志标调为少校团附,而以陶杏村继任连长。带来的士兵则多半升任排长,班长等干部并编入各排。杨根奎老人是524团1营2连的老兵,他是524团的原班人马。在进入四行仓库后他的身份是班长,而不是媒体上说的是排长。
  2.抗战胜利纪念章和军官证荣誉证等那是杨老在以后得到的,那和八百壮士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我们采访中老人有谢团长纪念章,已经捐献给了建川博物馆。这个纪念章是八百壮士独有的,单凭这点就可以确定。
  3.在采访过程中,老先生对许多细节都是很清楚的,比如四行仓库位,为啥不去看杨养正等,那是因为他穷和身体有疾病,其实老人很想去。
  不知我们的回答能否给你解惑,八百壮士的组成、战斗、孤军营、被俘、结局等等我们以后还可以深入探讨。
  谢谢您的来信,祝您新年快乐。
                                 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
 
  好玩儿不好玩儿?看来这枚“谢团长纪念章”是本案的关键物证哈。杨老先生说,这枚纪念章被派出所收走了,迄今没找回来,是吧?而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却称,他们在采访中是以这枚纪念章确认杨老先生的身份与履历的,而这枚纪念章已经“捐献给了建川博物馆”(不过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没有说他们是不是亲眼看见了这枚纪念章)。可建川博物馆又矢口否认,列出了时间和当事人姓名,说这枚章迄今并未收回……
  呵呵,瞅瞅,这互相打脸打得?啧啧,一地鸡毛哈!甭说核实别人儿了,自己把自己瞅清了么?本庄主更纳闷儿的是,这个“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究竟有没有点基本滴,专业精神呀?

查看全文
双石
双石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研究者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