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普通公民,我们殷切希望,你们能够认真行使代表权和审议方案,批准符合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部分,否决那些不符合国家和人民利益的部分。

李民骐 2013-05-02 浏览:

  致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公开信——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的意见

全国人大及各位代表:

  我们分别是经济学领域的大学教师、博士研究生。我们都是中国公民。值此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之际,就铁路管理体制问题向你们提供一些意见,望得到你们认真考虑。

  据新闻报道,此次全国人大会议,将要审议国务院提出的机构改革方案,其中一项内容是要撤销铁道部,另成立铁路总公司,为引进私人资本提供方便。对于这个改革方案,我们深感忧虑,不能不行使公民的职责、表达我们的意见。

  铁道部成立于建国初期。铁道部的广大职工为六十多年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国防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改革开放以来,铁路建设大发展,很好地配合并且促进了国民经济各行业的发展,并且满足了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中下层群众)在长途交通运输方面的需要。

  目前,我国铁路营业里程已经达到世界第二位,电气化铁路里程和高速铁路里程均达到世界第一位。据统计,2000年至2010年,我国铁路系统累计运送旅客130亿人次,每亿人次重大事故死亡人数2人。相比之下,同期,日本铁路每亿人次重大事故死亡人数9人;印度每亿人次重大事故死亡人数920人。可见,我国的铁路系统与世界其它国家相比,是比较安全的。

  众所周知,我国的普通旅客铁路是经济实惠的,1995年以来18年没有涨价,在困难的情况下满足了亿万普通劳动者的需要。就主要以中高层收入者为服务对象的高速铁路来说,我国高铁每公里平均票价仅0.04欧元。相比之下,德国高铁的平均票价为每公里0.27欧元,日本为每公里0.22欧元。

  这些事实说明,我国目前的铁路管理体制基本上符合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我国的铁路发展和运营状况在所有发展中国家中是领先的,有些方面甚至超过了发达国家。

  根据这些事实,我们认为,国务院有关部门,在没有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特别是征求广大人民群众意见的情况下,轻易推出撤销铁道部的机构改革方案,是十分草率的,是不够负责的。

  首先,撤销铁道部,另成立铁路总公司并引进私人资本,对于广大人民群众来说,有哪些重大的、实实在在的好处(而不仅仅是理论上的、学术上的好处),要经过充分论证,要向广大人民群众讲清楚。反面的意见,也要给予充分发表和听取的机会。

  另一方面,撤销铁道部并成立铁路总公司、引进私人资本后,有没有重大风险、有没有重大代价?铁路不是什么新兴产业,世界各国的历史经验是很丰富的。资本主义国家的铁路与我们相比,有哪些成功的经验、有哪些失败的教训,都是有大量资料的。世界上许多国家铁路私有化失败的教训是惨痛的。这些惨痛的失败教训,要不要吸取?国务院有关部门对于避免这些失败教训有没有准备?如果没有准备,轻易改动体制,拿事关十三亿人民根本利益的大事开玩笑,难道不是草率和不负责任吗?

  铁路总公司一旦按照市场原则把利润作为目标,火车票将不再廉价,这无疑会影响广大中下层群众尤其是农民工的切身利益。同时,铁路要想在中西部偏远地区发展,必然需要国家财政的补贴。铁路总公司一旦引入私人资本,国家补贴就不再纯粹用于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而成了变相补贴私人资本的工具。以英国为例。私人资本进入铁路系统后,英国成为全世界火车票价最高的国家。同时,政府要拿出巨额资金补贴私人资本,是私有化之前的数十倍。自私有化以来,英国铁路的服务质量不仅没有提高,反而成为欧洲最拥挤的铁路系统;同时,英国铁路交通事故层出不穷,包括2000年因铁路维护不力而发生的哈特菲尔德火车事故。

  虽然我们无从了解国务院有关部门决策的具体过程,但是根据各方面新闻报道,仍然了解到,主张撤销铁道部的一些人士希望通过撤销铁道部为铁路系统全面私有化、市场化扫清障碍。关于计划和市场的问题,邓小平同志讲过:“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显然,小平同志只是将市场作为经济发展的手段之一,而决不是唯一的手段,更不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唯一形式。既然资本主义可以有计划,社会主义更可以有计划。邓小平同志更是从来没有主张过私有化,也从来没有认为社会主义的经济部门只有靠引进私人资本才能为人民服务。

  过去的一个时期,我国的经济改革虽然取得了很大成绩,但是在许多领域也付出了重大代价。在某些改革领域,由于改革主导者片面强调市场化,客观上对大量国有企业搞了私有化,结果造成贫富差距悬殊、国有资产大批流失、贪污腐败泛滥、环境污染恶化以及许多人民群众住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吃不到放心食品等恶果。对于这些巨大的社会和环境代价,是到了好好总结一下的时候了。

  过去盲目市场化造成的恶果,还没有充分总结,找出病因,并且一一纠正,就急于发动新的市场化,又是在铁路这样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一旦将来出了问题、出了大问题,由谁来负责,要负什么样的责任?在全国人民面前,又有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查看全文
李民骐
李民骐
美国尤他大学副教授
0
0
0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