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他,愚您尔

徐亮 2013-05-02 浏览:

无他,愚您尔

——论即使原子弹扔向我,我“也不会动丝毫”  

原野上,羊和狼在对峙,狼说,你干嘛发抖?你要保持大羊的风度,即使被吃了,也要遵守规则,保持大羊的风范。羊微笑着,把脖子轻轻放在狼的牙齿下面,说,您教训的极是,是的,别说是要吃我的牙齿,或者扔我的鞋子,连原子弹等“危险品”扔向我,我“也不会动丝毫”。要不怎么体现我的大羊风范呢。  

小时候,老师就教育我们,要善于化腐朽为神奇。大抵是作文要善于挖掘新的体裁。现在我长大了,经过了岁月的洗涤,我突然明白了,不但要化腐朽为神奇,更要“坏事变好事,狗屎变绿肥”,发展到下一步就是“死尸上挖黄金,灾难之中捞资本”,我凭什么一个大老爷们,头戴着钢盔,第一时间内跑到现场去,在血雨腥风中喊话啊。再说了,大会来了,当然要哭哭自己忙于公家,连自己母亲也没有办法照顾了。至于本身自己就家财万贯,偶尔当着大家的面让秘书去修修旧鞋子,岂不更体现风范。  

真是不错,辩证法学到这个份上,也是学到真髓了。无他,愚您尔。对付金融危机俺没啥本事,民怨沸腾俺是黔驴;当个不倒翁,里外都是人这个容易。俺老人家想起了五代时期的不倒翁长乐老冯道。糊弄糊弄泥腿子他们感恩戴德,还直叫唤:“比周总还爱民”,青天……啊。  

咕咚。  

冯道,从后唐明宗开始,就当上了宰相,以后一连换了四个朝代,他一直都保持着宰相、太师、太傅这样所谓“位列三公”的重要职务。《旧五代史•列传六•冯道传》有记载,说他生活俭朴不追求奢华、救济孤寒的读书人、礼贤下士、文章写得相当不错、关心“三农问题”,估计也是“表演功夫”做得不错,天生一个演员。  

其实除了年纪大、当的官大而且时间长,偶尔关心一下“三农”、访问一下孤寒,做做表面文章,他对“前事九君,未尝谏诤”,凭他的能力和政绩实在算不上是一个称职的宰相。每个朝代都用他无非是看他是“前朝老臣”,多有门生故旧,借他的旗子罗致人才为自己所用、标榜自己政权的正统和便于压服不反对的势力而已。而这位“长乐老”也知道自己的价值——无耻就无耻吧,你利用我,我何尝不是在利用你左右逢源做我的大官呢。(《无耻政客——冯道》)。  

大家还忙于什么救国、灭亡,所谓外资亡国都是“危言耸听”,俺面对一片愤怒的指责,坚决排除万难,坚决“也不会动丝毫”,那怕“天变也不足畏”,天变不但不足畏,还时来运转,让我沾上了花花机会,给我脸上贴金。  

现在的大员,不知道占了那里来的脾气,都热中于搞个选秀,SHOW一SHOW俺的德国版、伦敦制造的鞋子,SHOW一SHOW俺的特色“八宝”饭,SHOW一SHOW俺的冲锋在前。无他,简单直接,最能迷惑无知的人,还能捞来一大片叫好声:“呼啦,好嘿……”,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搞藏葬礼呢。  

即使原子弹扔向我,我“也不会动丝毫”,那里还管什么法国人弄点兽首拍卖哩。反正那是个人行为,和国家无关。即使是对流氓,也是坚决“对 蔡铭超 老师这种把丢人和耍赖当爱国的行径,表示强烈愤慨和坚决反对”(秦嘉),因为对方不是八国联军,更没有什么流氓行为,而是自己的祖宗,养活了自己,给点狗骨头吃。  

农夫和蛇的故事他们早就不信,“侬那骗人的”,俺看帝国主义者蛮可爱的,就像我童年呵护我的姥姥,初恋的情人。把唾沫涂我脸上,我仍然恬着脸皮迎上去,无他,请多打几拳尔。不就是个鞋子吗,危险品我都不怕。我从不学基督一报还一报,而是以德报怨。对待百姓,则冲锋在先,弄点哀兵必胜,整个明星嘴脸,求点同情的眼泪,多划算,比处理金融危机容易多了。因为您就那点领悟力,说的多了你啥也不明白。  

和敌人讲信义,和流氓讲道理,某《杭州日报》评论员魏英杰就是这样教育人民的。这真是原子弹扔向我,我“也不会动丝毫”,那里还顾得上什么廉耻呢。  

孺子可教也,不枉费我专门肯定普世价值别名的用心良苦矣。  

微信扫一扫|长按识别,进入读者交流群

徐亮
徐亮
北京青年学者
0
0
0
0
0
0
0
0